yuanruhui
新手
新手
  • UID330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4
阅读:188回复:0

联想集团广东公司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7-07 07:37
本人在中酒工作,妈妈在街道工厂工作,患了肝炎,治了十年才好,那工厂倒闭后由私人老板承包,每月只领五十元人民币生活费,拿了十年后,当时领导黄玉群想开除妈妈,没有成功。后来妈妈病退,黄玉群卖掉工厂后去了美国。
本人离开中国大酒店后寄出求职信,发到了联想集团广州公司应聘仓库管理员,由胡志华和张静负责面试,当时没有成功。于是本人继续发出求职信,胡志华打来电话说:“小阮不要着急”接着本人就进了物资管理部做了仓库管理员。
入职后,本人曾经和中国大酒店的旧同事闲谈说做物流商务,其直接说出本人是做仓管。试用期每月800元人民币,工作三个月转正工资每月两千二百元人民币。
在1999年5月,本人入职时和原同事库管员庄娘海进行交接,发现他丢失了两台EpsonStyleColour440打印机,价值约四千元人民币,原上司物资管理部经理胡志华声称其会自行处理,与本人无关,不会牵涉到本人的利益(否则,本人早就不干了)事后,胡志华使用职务方便,帮助庄娘海隐瞒了数个月后(约在9月份)通过当时的销售业务员杨波开出销售单冲数,用应收帐的坏账准备金冲销责任利润后,没有赔钱。
根据原旧同事透露,庄娘海在本人入职前曾经丢失一台价值约一万元人民币EpsonC8000打印机,他已经将失机款给了原经理胡志华。离开联想交了证据给税务局后,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万靓蚊,小买卖”
在1999年6-7月期间,胡志华将“98联想集团公司外埠经营单位财务实施细则”交给另一上司原仓库主管宁胜亮,后任广州联想商城门市部“联想电脑1+1”专卖店库管员,让其转交原库管员罗健雄,后任“汇联丰”销售业务员,这事刚巧让本人碰见。于是这些资料便一式三份(一份交王卓威、一份由宁胜亮先生、一份让本人得到)罗健雄和王卓威一起到仓库拿取这些资料,当时本人也在场。事后,宁胜亮告诉本人,这些资料源自原物资管理总部总经理李国军,后任财务总部总经理,是其答应给王卓威先生的,是由李勤签署执行,是公司当时高度机密,就连贝东也没有这份资料,叫本人不要将此事告诉当时总经理贝东,还说如果贝东垮台了,他的同学李丽珍也得倒霉(在1997年,贝东既要做广州“联想”总经理,又要创办“比特威”所以就从广东商学院挖角,把当时教师李丽珍拉进了广州“联想”做助理总经理)。当时,宁胜亮和胡志华均已经和公司签订保密协议,规定如果其在职时或离职后泄露公司机密,就要赔偿公司保密费四万元。本人在大酒店工作期间曾经见过一张账单是有人宴请贝东一行人。
当时本人曾经问胡志华:“呢个签名系边个既”胡志华说:“都进联想工作了,还不认识这个签名”
当时宁胜亮曾当着本人的面问胡志华:“为什么给他呢?”胡志华说:“那是老李答应给他的”
有一天早上,本人和庄娘海及胡志华一起在仓库办公室里,感觉到下边被人摸了一下,看到胡志华正在笑,然后胡志华叫本人一起进仓库盘点,进了仓库后顺手拉下闸门,当时不知为何会想与胡志华干男女之间的事,没有干,原来是追逃仪灌输思想,事后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传来黑白图象,内容胡志华和庄娘海在仓库内做男女之间的事,陷害本人。
又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声音,有一个男子说:“你摸我过度,你俾我揸你的波”
胡志华还告诉本人,李强原是“广州联想”副总经理,负责系统集成业务,离职后,在1997年和贝东合作创办了“比特威”,除了买一套房子(天河龙口路贤人阁1002房一厅三房)给女朋友周玉玲(原“广州联想”资金商务员,负责回收货款)还出钱给她开办“联想电脑 1+1”专卖店,让她既在“广州联想”从事资金商务工作,又做“比特威”的老板娘。本人曾经和朋友说:“意架既电脑科技将来会发展到电脑同手机同电视机仲有互联网四合一”现在笔记本电脑可以使用SPY通电话,可以看电视,可以上互联网,智能手机使用操作系统可以通话,可以看电视,可以上互联网。
胡志华曾说过:“我在广东省公安厅也认识很多公安”接货员曾说过胡志华的丈夫是做大生意,到处走,经常不在家
当时本人认为当年能够进入“联想”工作是掉进了胡志华圈套,因为庄娘海丢失两台Epson Style Colour 440打印机,价值约四千元等于本人五个月的试用期工资(当时劳动法规定:合同期是1年,试用期为1个月,试用期最长不能超过6个月)胡志华虽然口头称此事与本人无关,但口讲无凭,而且工作了两个月还不发工资,此事本人也曾经和中国大酒店的人提及。后来平安无事是因为本人无意中得到了“98联想集团公司外埠经营单位财务实施细则”。
当时本人正在生闷气,有一个公司临时调过来年轻女销售助理说:“小丸子又有心事”那时仓库工作的人叫本人小阮,原来是有人说我是外星人可以申请巨额研究经费。
在工作期间,由于“金税”商品需要存放在“联想”仓库,胡志华就告诉本人,秦爱民是秦湘军的弟弟,他除了是“广州联想”副总经理外,还是“金税”幕后老板,他用公司名义接自己的单子,一年就赚了百多万,还被“广州联想”作为榜样,只要在“联想”好好干,就一定能发财。
本人和送货员闲谈时,其说贝东除了是广州“联想”总经理外,还是“比特威”幕后老板,他使用公司资源“炒货”发了大财。胡红姐除了是“广州联想”副总经理外,还是“奥通”老板娘。
离职时,胡志华告诉本人,因为本人知道了贝东和秦爱民的事情,所以贝东亲自辞退本人。
现在有人催眠说公安国保或国安年轻(王黄)(国文汶)(庆兴)自动辞职递交辞职信。
在仓库工作期间,送货员曾经说过仓库里有些货没有发票和他们曾经购买的士发票回来报销运费,另外本人发现那套销售单开票程序是由模仿税控机开单,并不是真正税控机和仓库程序只记录数量,不记录金额。联想神州数码也是祈福新村供应商。
还有接货员曾经说过早期送货来的人是先找小车探路,再开来大货车,曾经有一次罗健雄被石牌派出所捉去,死口不肯说出货物来源,是李丽珍保出来,还说胡红姐的“奥通”是联想QDI主板在广东省内总代理。
有一天晚上接收货,是运来一大货车打印机,其中包括CANON BJC 265 SP卸货后看到小胡搬运工两手各自拿着一台CANON BJC 265 SP打印机走出去,当时本人询问,小胡搬运工说那是货车司机送多货。
胡志华曾经使用职权问本人拿了两万元发票报销,那钱发给了庄娘海作为奖金,当时还说:“阿海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事后本人曾经向贝东提及此事,贝东也承认胡志华有财务问题。
另外本人发现仓库外围原来是没有公安值勤,工作了几个月后发现有一男一女两个穿着黑色制服国安佩枪在斜波后门。
当时本人曾经去过信源大厦31楼和32楼,见到有公安警察查车,穿着褐红色制服,交警穿着白色制服。
有一天早上,本人在办公室里听到那对讲机声音:“有人话很噪,你地去睇下系昧滴解放军操练。”追逃仪传递声音。
有一次,公司组织全体员工去环市东路广东国际金融大厦参加销售活动,包了一辆公交车,当时有人开着摩托车追着公交车,有人拍摄后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事实上我和同事小王在公交车上。现在有人催眠说本人开着警车替广州联想开路,使我离开联想后找不到工作。
2000年元旦两天,广州联想集团组织全体员工到惠州联想参观学习。出发那天早上,本人开着摩托车先到公司宿舍后和同事小王(花园酒店仓库跳槽过来)到公司门口集合,当时有前后两辆大巴士,本人上了第二辆大巴士,有一个男同事说本人来做卧底,另一个女同事说:“怇系咁样”。途中大家下车加油,本人又回到第一辆大巴士,有一个男同事问:“小阮你从那里打探到什么消息”
两辆车首先到达惠州联想公司下车,司机在抽烟。我们参观后在食堂集体吃饭,当时有一个男人说物资管理部是直属于北京总部管理。然后再去大亚湾工厂学习,那个叫本人小丸子的年轻女销售助理要和本人照相,没有照。当时有一个男人说有一块地是要和假日集团合作搞酒店。最后公司全部员工晚上在大亚湾搞活动。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后,我们去看了一个水坝后再搞了几项活动,全体员工乘车回广州,本人和同事小王上了贝东和李丽珍那辆车,李丽珍说我和小王搭错车,我说换车,小王说不用换车。途中司机说要加油,有一个女人说又加油,司机说:“咁讲也”。巴士回到农垦路,本人下车后回到宿舍后再开摩托车回家。
2010年9月至11月的催眠内容,那些人说另外那辆车上的人没有回到广州出现意外失踪。现在那些人又说另外那辆车上的人回来后不能工作,什么也不懂,曾被仪器电击。
2000年2月至2000年4月,本人和原“广州联想”公司发生劳动争议,其涉嫌行贿,使天河区劳动局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经办人为袁科长和书记员林丹红小姐)涉嫌渎职舞弊,作出不公平裁决“穗天劳仲案字(2000)第53号”使用时间差“五一”七天长假期,故意拖延时间,使本人耽误了法院诉讼有效期。
原“广州联想”公司为了打击报复本人,涉嫌行贿,使天河区社保基金中心(主使人是梁科长经办人为洪科长和职员罗女士)涉嫌渎职舞弊,不按裁决书办事(当时声称已交纳失业保险金,已输入电脑但不能打印,没有给本人社保清单,没有办理领取失业救济金手续;并称工作不满一年,不交足一年失业保险金,便无法办理失业保险手续,领取失业救济金)而根据本人所知“工作超过半年,不足一年,仍按一年计算”。

在2001年1月,本人简历无意中发到了“比特威”其通知面试,因为忘记地址,所以致电查询,接听人正是贝东。
本人到达“比特威”面试时,贝东正躲在房间里,不敢接待本人,所以就让李强来面试。李强表示愿意聘请本人做会计,负责系统集成账务,而本人则表示愿意做“联想电脑1+1”专卖店账务,所以没有应聘。

本人离开联想后就继续找工作,在广东惠食佳饮食有限公司从事成本会计工作,月薪一千三百元人民币,工作三个月,打电话叫本人去的女人是胡志华,当时的财务主管罗女士说:“老板很憎广州人,全部人都买社保,就广州人不买社保,说她被广州人害惨了,唔知咪也事咁憎广州人。”

本人离开惠食佳后就继续找工作,首先有一间在丽晶华庭内办公的中介公司叫本人去,该公司要求是入职成功后从本人工资总额抽取10%作为介绍费,当时有一个男人跟着本人。然后有一个女人声音好象张静叫本人去天河一间非法中介公司,接待本人的年轻外地女人连领呔也不打就叫我入去里面,没有进去,急忙离开后上了公交车,过了一个站后,又有一个外地女人上车后接电话时提到那间非法中介公司。还有一次,有人打电话通知本人去天河一间卖电脑的广场,当时本人从天河路经过龙口路,见到李丽珍正在打手机,掉转头回家。

本人曾经在丽晶华庭饮食公司工作了一天(那集团兼卖警用摩托车)每月工资一千五百元人民币。当时财务主管电话通知本人去是做成本会计,入职时工作证上写是核数,而且讲明交社保是全部由自己工资扣除,有一个女人提醒我做成本会计与做核数工资差了几百元人民币,所以没有继续做下去,办理离职手续时那个女人说我是新人类。
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黑白灰色图象,公安或国安年轻(王黄)(国文汶)(庆兴)(光头圆脸面孔好象孪生兄弟其中之一,但是我见到那个人有头发)带着一帮穿着现代全副武装的人乘坐一艘飞船去了古代,和古时候的人打仗,结果全军覆没,原来是将本人所看过电影和电视节目其中一些视频剪接而成。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声音说公安或国安年轻(王黄)(国文汶)(庆兴)(光头圆脸面孔好象孪生兄弟其中之一,但是我见到那个人有头发)带着一帮穿着全副武装的人乘坐一架飞机去了马来西亚与当地土著人打仗,这是侵略别国行为,违反国际法,属于恐怖主义。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人是公安辅警(王黄)家兄弟,国字方形面孔,有头发,其舅父系雷启泰,住在凤宁南街,说:“搞到我既女无得捞,做左鳄鱼头老衬,明知错既仲要做落去”是个共产党员,经常欺负老百姓(言下之意即系我被税务局利用来捞好处,揾苯七,但是没有发给我奖金,我没有拿到奖金)有一个儿子(在工厂打蓝球)一个女儿(雷惠英瑛在广州市国税局工作,后来没有做下去,很久以前有一天晚上,有一个男人用手拿着一把用报纸包着的东西放在背后从其家后门凤宁东街走出来,我正在家门口抽烟看着他)我曾经见过派出所辅警(王黄)家兄弟骑着摩托车戴着头盔巡逻,说:“阻住晒我地滴财路”。
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黑白色图象及声音,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光头圆脸面孔好象孪生兄弟其中之一,但是我见到那个人有头发)进入古代宫殿,和一些古代人说话,还和古代武士搏斗,结果被箭射中,陷害我是外星人,可以穿越时空,继续申请巨额研究经费。
本人看过很多古装剧,随时可以将我的图象进行替换,代替那些古代人,将其中视频进行剪接,公安国保或国安年轻(王黄)(国文汶)(庆兴)负责拍摄。
最近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黑白灰色图象,就是有一男一女先骑马后拿着剑走进检察院办公室,有讲普通话操国语外省地人说:“慢着”那两个男女后来昏倒左,原来是将本人所看过电影和电视节目其中一些视频及检察院办公室剪接而成。
最近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黑白灰色图象,就是有古代军队走进现代城市,也是将本人所看过电影和电视节目其中一些视频剪接而成,原凤宁东街29号二楼兄(王黄)国(兴庆)妹(王黄)美卿负责制作动画卡通片和卡通电影,作弄本人。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有一个女人说将(王黄)国(兴庆)关进女子监狱,将(王黄)美卿关入男人监狱,王黄兄妹是外星人和地球人发生性关系,有一个女孩子赤身裸体在地面爬行,头上扎辫,有一个女人说:“淋病”。
200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看到一篇招聘广告,内容是美国连锁酒店集团招聘服务员,要求初中毕业,日薪一百美金,包吃包住宿,招聘一百个人,当时本人也想去工作,但父亲不同意,没有去。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黑白图象和声音,就是有一些人去了美国连锁酒店集团做服务员,(王黄)国(兴庆)先做客房服务员,后做餐厅服务员,后来没有做回国。当时有人催眠说那是一个人蛇集团,男人去到做睇场,女人去了做妓女,(王黄)国(兴庆)做了记帐员,原来是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兴庆)回国后被人用读脑仪读取记忆再用追逃仪传送其中一段给本人,陷害我是外星人,能够知道美国事情,申请巨额研究经费。
本人在互联网查询关于外星人文章,公开报道称全世界由八十多个民族的外星人(几万年前)后代组成,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是由龙族外星人(五千年前)后代组成,在百度BAIDU输入外星人,有一个女子说:“中国有好多外星人”有一个男人说:“意架滴外星人唔值钱,要揾个第条桥揾钱”“钱就无得俾返你地啦,外星人就大把,要几多有几多”
现在有人催眠说派出所叫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兴庆)冒充我去美国万豪连锁酒店集团做服务员,每月使用我的签名领工资,临回国时美国万豪连锁酒店集团给了那个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兴庆)十万美金。
又有人催眠说当年是公安或国安年轻(王黄)(国文汶)(庆兴)去美国万豪连锁酒店集团拿了一千万美金回来,法院判决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厅归还本人一千万美金。

那时候祈福新村酒店聘请核数主管,本人去应聘,结果先是面试做应收账会计,后面试做日间核数,后来做了夜间核数,月工资一千五百元,比中国大酒店还要低,发现一张账单是宴请广州市劳动局监察支队,工作了半个月后没有做。

本人继续找工作期间,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
2000年12月24日联想集团广州分公司宣布取消2001年12月28日广州神州数码有限公司李丽珍向海珠区法院提起法律诉讼,理由是阮汝辉先生拿了联想集团98年财务管理细则,要求其归还并支付保密费四十万元人民币,但被海珠区检察院驳回。天河区检察院提起诉讼,天河区法院接纳诉讼,并判处阮汝辉先生有期徒刑一年,后来因阮汝辉先生向税务局和公安部门交出证据材料,天河区检察院上诉后取消原判,此判决书一直不敢交给阮汝辉先生,有人在判决书上加了一丿撇,改为四千万元,因为真正进入广州神州数码有限公司工作的是公安国保或国安年轻(王黄)(国汶文)(庆兴)职位是仓库主管,其月薪为2200万元人民币,工作了一年,其使用阮汝辉先生遗留在联想集团广州分公司的图章,事后和李丽珍平分非法收入所得。
现在广州神州数码有限公司注册人李丽珍,涉嫌贪污一亿元人民币被天河区检察院批捕,有人催眠说天河区检察院没收了李丽珍一亿元后放走了李丽珍。最近几天晚上,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李丽珍坐在一间办公室里面。
2006年12月18日,原广东省高级法院长黄松有被判死刑,原因是贪赃枉法,收受贿赂两亿元人民币后伪造假文件,导致阮汝辉先生无辜入狱两年。有两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唔怕”“唔做意滴也”
有一天白天,本人多年不见的堂姐抱着婴儿来问借钱,我借给她钱十几元人民币。其离开后,有两个便装女人说要入屋搜查,遭到我拒绝后再找来一个保安和一个穿着黑色制服国安声称查户口,其中一个女人说:“搜埋怇二楼”当时本人致电110说明就算入屋搜查都要搜查令,后来有一辆警车和四个穿着黑色制服全副武装国安来到问明情况后离开。有人催眠说其中一个国安(光头圆脸面孔好象孪生兄弟其中之一)就是在我读书时偷我自行车的那个人(王黄)(国文汶)(庆兴)他说:“点解唔做也”我说:“意架滴公司六天制工作,月薪800元,违反劳动法”当时那个穿着黑色制服国安说要本人合作,我的想法是使唔使我再打一次110找警务督察队来同你合作或者够胆就除低制服出去只揪,原来追逃仪灌输思想或脑电波特征码。
事后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就是广州市公安局真的出动警务督察队处理了那个非法入屋搜查国安。
后来本人去长隆酒店工作需要没有违法犯罪记录证明,本人去派出所开证明看见公安警察穿着褐红色制服。
现在有人催眠说天河区公安或国安分局和检察院收受联想神州数码贿赂后想拿回其走私偷税漏税和违反劳动法的证据或者怀疑本人收了一亿港币奖金想来分钱(香港警察和廉政公署曾经去广州联想或神州数码找过我)那是本人的奖金,是合法收入,这样做是侵占我的私有财产。有一个男人经过我家门口说:“唔吃饭啦”
第一个是郭为来到广州开会(王黄)(国文汶)(兴庆)向郭为说出那三个老总的事“联想天条,不得从事第二职业”。
第二个是(王黄)(国文汶)(兴庆)进入了胡红姐的“奥通”工作,别人以为本人与胡红姐有关系。
现在有人催眠说公安国保或国安年轻(王黄)(国文汶)(兴庆)冒充我先后进入“神州数码”和“奥通”工作,报表签上我的姓名。
当时本人在广州市劳动局网站上查到广州神州数码有限公司替我交纳2002年至2005年社保记录,后来我去过广州神州数码有限公司和天河区社保中心后取消这些记录,我根本没有收到过这段期间工资无收钱,有一个女人经过我家门口说:“有钱都唔存”又有一个女人经过我家门口说;“睇门口一滴都唔似”本人外出吃早餐,有一男一女走过巷口,男人说:“你养他”女人说:“我养不起他”男人说:“那做你男朋友”女人说:“那又不同”有两个女人经过我家门口看着我,有一个女人推着一辆28寸男装自行车经过我家门口,有两个女人经过我家说:“煲老藕”“有遗产都唔怕”。
现在有人催眠说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向全国各地海关声称本人有份参与走私,那些报关单据表格上有我的签名,全部都是由广州神州数码有限公司提供,因为我在互联网站上公开举报“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走私偷税漏税,十几年来导致其损失近百亿元人民币,税务局收了税款,那些奖金都被全国各地税务和公安及国安使用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吃掉了,又有执法人员使用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在银行和证券公司开立帐户或在工商局注册开办公司,赚钱入他她们的数,亏损入我的数,以前广东省公安厅接到那些人报案,极力证明我没有离开广州,没有钱支付交通费用。现在广东省检察院使用那些有我的签名的报表来起诉我,因为其有份参与侵占私有财产一亿美金,其曾经参与抢劫杀人又分钱。
又有人催眠说国安把知情人员关在地下室,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我地俾神州数码既人捉左”“天河物流园”
还有人催眠说天河区检察院将那些人关在地下停车场仓库里,那些人都有分钱,遭到诅咒,白天全身白雪雪,晚上黑乎乎,晚上才放出来,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白天制造白色图象遮住那些人,晚上制造黑色图象遮住那些人。
最近一段时间,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递声音,有一伙知情人(包括美国人)被市检放了出来后去了省厅所属酒店。
还有人催眠说天河区检察院收取了香港警察二十亿元港币后放走了四十个香港警察,市检也有地下停车场或仓库。
我曾经在互联网站上传一份举报投诉信文件,内有身份证号码,那些人想删除本人在互联网站上公开有效举报投诉信,使用完我后就想杀人灭口。飞鸟尽、良弓藏、狡兔尽、走狗烹,过河拆桥、过桥抽板、打完斋唔要和尚,这些就是为人民币服务的贪官污吏的所作所为。
本人怀疑公安和国安及检察院侵占我的私有财产两亿美金和两亿港币奖金后官商(中国大酒店和联想控股)勾结强迫我从事低收入工作,在填表时薪金处加个万字,本人每月拿两千元人民币工资,那些狗官每月捞两千万元人民币好处。

2001年8月29日,广东省公安厅和地税局在《广州日报》发文打击偷税、漏税。
本人发了一条短信给广州神州数码有限公司李丽珍,要么辞退胡志华,要么投案自首补交税金,任君选择。
那时候长隆酒店招聘人员,本人通过关系(严少芝和梁文全)进了长隆酒店工作,收银主任每月工资试用期一千八百元人民币,转正后两千两百元,工作了半年,此事暂且搁置。
入职后财务经理伦国源说亚洲国际大酒店前身是广东省公安厅招待所,后来政企分离,由外商投资合建,由于没钱发放工资,所以辞职不做。当时本人曾经去面试做核数主管,填表交表月工资两千二百元人民币,有一个女人打电话通知我去做收货员,没有办理入职手续2015年9月22日本人曾经去亚洲国际大酒店面试夜间核数员,填表交表签名(月工资3500元人民币)后没有办理入职手续,负责接待男子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负责面试男女人员穿着黑色西装。
现在有人催眠说亚洲国际大酒店在我的面试表格工资栏处加了个万字。有一个女人使用追逃仪说:“连自已人都讹”
伦国源又说长隆酒店外围有一幢大楼是国安部教学楼,苏先生说它杀煞气重,咪都俾怇睇到晒,所以建了两栋员工宿舍楼挡住杀煞气。
有一次本人在厕所抽烟脸带笑容,被李易安看到,情形就和现在一样,原来是使用脑电波特征码技术。
李易安曾经说过长隆集团是自已印刷饮食服务业发票,本人曾经在长隆动物园实习过半个月。
期间本人职中同学四哥要进入长隆酒店电脑部工作,陈兆丰问本人好不好,因为当年误信韦小宝话,所以说四哥坏话不好。陈兆丰说与四哥是假日酒店同事,当年与四哥一起装VCD机后卖掉,四哥说在假日酒店财务部内几个岗位做过。
有一次,电脑主管陈兆丰和本人提及“比特威”要承接长隆酒店宽带网工程,问好不好,本人就告诉他关于那三个老总的事,并说有证据令联想集团补交几百万元税款和知道联想下属分销商名称,离开时与陈兆丰吃饭也说过此事,当时邻座有几个外地男人。在长隆酒店工作时,本人发现发票不连号,少了一些,日间核数员陈涤说是财务部自己使用。
当时服务行业发票可以在税务局抽奖中奖。
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黑白灰图象,内容是有一天晚上,公安国保或国安年轻(王黄)(国文汶)(兴庆)但是我见到那个人有头发,在长隆酒店宿舍405房间内,内有几个穿着便服的女收银员,那天晚上本人在505房间内睡觉,没有去到405房间。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人是公安辅警(王黄)家兄弟,国字方形面孔,有头发,其舅父系雷启泰,住在凤宁南街,说:“搞到我既女无得捞,做左鳄鱼头老衬,明知错既仲要做落去”是个共产党员,经常欺负老百姓(言下之意即系我被税务局利用来捞好处,揾苯七,但是没有发给我奖金,我没有拿到奖金)有一个儿子(在工厂打蓝球)一个女儿(雷惠英瑛在广州市国税局工作,后来没有做下去,很久以前有一天晚上,有一个男人用手拿着一把用报纸包着的东西放在背后从其家后门凤宁东街走出来,我正在家门口抽烟看着他)我曾经见过派出所辅警(王黄)家兄弟骑着摩托车戴着头盔巡逻,说:“阻住晒我地滴财路”。
本人离开长隆酒店时,财务经理伦国源说是苏志刚去北京开会,其朋友说苏生的酒店管理不行,要炒掉本人。
事后,本人在报纸公开报道看到联想集团在广州搞销售活动杨元庆入住长隆酒店。

本人离开长隆酒店后安装一线通ISDN电话,当时可以两个分机互相通话,有一天晚上本人拿起话筒互相测试,这时候话筒里传来另外一个男人声音:“玩也”证明电话被监听。
本人离开长隆酒店后更改了电话号码,有人打电话到我家找以前女同事,本人致电那位以前女同事,她说有人打电话到她顺德老家找我,又有人打电话到我家说:“阿仪姐,有个仔”还有人打电话到我家找她,说了声姨丈。
当时广州日报曾经刊登了一则新闻,内容是广州市地税稽查局检查了全广州市的饮食服务行业。
本人曾经和旧女同事通电话时说过长隆集团也偷税漏税,被公安或国安监听后和税务局一起查处了长隆集团偷税漏税和违反劳动法不替员工交纳五险一金,本人现要求广州市地税稽查局补发税法最高限额奖金十万元人民币。
后来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黑白图象,内容是原旧女同事被公安国保或国安年轻(王黄)(国文汶)(庆兴)但是我见到那个人有头发,在一个废旧仓库强奸后赤裸被扔在马路。当时广州日报曾经刊登一则新闻,内容是番禺大石镇红棉村附近马路上有一个赤裸女子醒来后跑回家。
当年曾经有一个讲普通话操国语外省地男人打电话到本人家说:“阮汝辉,柳传志打电话给政协要捉你”又有一个男人讲普通话操国语外省地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如果不是政协,早就捉你啦,还好意思说人家”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黑白图象和声音,内容是公安国保或国安中年(王黄)(国文汶)(庆兴)但是我见到那个人有头发,睡在办公室沙发上,有一个男人指着他说:“就系意个人,当年令到我地长隆损失左几个亿,你地同我搞掂怇”接着有几个穿着浅蓝色短裙和套装女人轮奸了那个人,说:“夹死你”然后将他扔进了鳄鱼池,那个人醒来后爬了上来。
又有人催眠说公安国保或国安中年(王黄)(国文汶)(庆兴)冒充我再次进入长隆酒店工作营业审核主任,因为我跟(王黄)(国文汶)(庆兴)相貌很象,但是我见到那个人有头发。
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黑白灰图象,内容是公安国保或国安中年(王黄)(国文汶)(庆兴),但是我见到那个人有头发,进入长隆射击场,拿了一支手枪,射断金属链后,开枪击伤几个员工。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人是公安辅警(王黄)家兄弟,国字方形面孔,有头发,其舅父系雷启泰,住在凤宁南街,说:“搞到我既女无得捞,做左鳄鱼头老衬,明知错既仲要做落去”是个共产党员,经常欺负老百姓(言下之意即系我被税务局利用来捞好处,揾苯七,但是没有发给我奖金,我没有拿到奖金)有一个儿子(在工厂打蓝球)一个女儿(雷惠英瑛在广州市国税局工作,后来没有做下去,很久以前有一天晚上,有一个男人用手拿着一把用报纸包着的东西放在背后从其家后门凤宁东街走出来,我正在家门口抽烟看着他)我曾经见过派出所辅警(王黄)家兄弟骑着摩托车戴着头盔巡逻,说:“阻住晒我地滴财路”。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说国安派出杀手到长隆追杀2010年至2011年期间到过龙凤街的香港人,有人逃进鳄鱼公园。
2012年3月后,本人正在二楼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黑白灰图象和声音,就是有一对母女来到我家,那个年轻女人说怀了我的孩子,要我负责任,(王黄)国(庆兴)说:“我果度都无插入你果度,点会有左”现在有人催眠说有人先叫那对母女经过我家门口拍了下来,后叫那对母女去了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家谈话录音后再将两段视频剪接,又有人催眠说那是公安国保或国安中年(王黄)(国文汶)(庆兴)家或者巷子里面(王黄)(顺泳颖)(庆兴)后来有一个女人从巷子里走出来经过我家门口,我见到后关门,那个女人说:“关门啦”“乱说话”现在有一个小女孩经常传来笑声和说``````仆街含家铲2010年学生说过阿KING其中一个女朋友是差婆,即有权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和将电磁枪指向本人身体某部位。
最近一段时间,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说番禺区公安或国安分局也有份参与2010年拍摄美军入侵中国那场戏,骗取国家财政补助二十亿元人民币,广东省或广州市检察院和公安或国安局派人去没收了二十亿元人民币。公安国保或国安中年(王黄)(国文汶)(庆兴)先在长隆派出所使用追逃仪暗杀本人未遂,后利用苏志佳(以前的广州市纪委监察局长兼纪委书记)安排(王黄)(国文汶)(庆兴)在番禺区纪委监察局工作,月薪RMB2000元人民币,加了个万字后变为月薪RMB2000万元人民币,再填了份入党申请书,每月收取党费一千万元,使用我的签名,骗取我的奖金两亿元。

2004年12月18日,香港警察情报科探员(王黄)国(庆兴)来到广州火车站,在火车站广场帮助公安警察捉拿一名窃贼,先去中国大酒店后去海珠区龙凤街执行任务时丢失证件。
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上网,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黑白图象,就是(王黄)国(庆兴)在南田路散步,有几个男人追着一个持枪男人(王黄)国(庆兴)一个横扫脚把那个持枪男人扫倒在地,夺了他的枪,指着他的头,然后说:“仆街,差佬都够胆郁”后来那个持枪男人和香港警察情报科探员(王黄)国(庆兴)被几个派出所便衣带走,其证件被公安国保或国安中年(王黄)(国文汶)(庆兴)拿走。

2005年12月11日,本人穿着长袖长裤在涌边轧钢厂宿舍(小时候经常和小朋友一起玩)散步,见到六个穿着短衫短裤的高中学生拿着一个足球,其中一个学生问:“意度边度有地方踢波”我说:“洪德路足球场”那个学生问:“点去”我指着路口方向说:“行到洪德路过左马路直去就系”那六个高中学生就走了。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唔好去果边”。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读脑仪传来红色和黄色图象,就是有两个香港交通部警察在当更时发生意外,有一个被人欧打,有人催眠说那是2010年七年前去过海珠区龙凤街的香港警察学校学生PTS现已毕业。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黑白灰图象和声音,内容是有几个年轻人分别被汽车撞倒了“广州市国家安全局执行家法”“交通警同志,有什么事呀”“唔系真系甘多车祸”
又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黑色短袖衫衬和黑色长裤)男子在追打一个男子,还有几个男子把一个麻包袋放进通水坑道,还有一个双目失明的男子被几个男人推下汽车。
当年本人在涌边吃雪糕,那几个男子曾经从南华西街走进轧钢厂宿舍路段,靠近后在我头上弹掉烟灰,走进凤宁街。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几个被汽车撞倒年轻人和被追打男子及那个双目失明男子是当年的学生,曾经提醒过本人,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出来工作,那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男子是公安国保或国安年轻(王黄)(国文汶)(庆兴)其实是黑社会。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我外出散步,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说:“龙凤街道办事处收左二十亿”“阿KING拿左一个亿奖金”(其中派出所收取了十亿元人民币后分给了海珠区检察院五亿元人民币)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省检察院没收了龙凤街道办事处二十亿元。
又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黑白图象,有一班人在洪德路足球场内集会,坐在石台阶,都戴着动物面具头套,检察院说是外星人在集会,可以申请巨额研究经费,包庇国安,同流合污。
又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两个男人走到我家门口,其中一个男人走到凤宁东街27号门口就不见了,同样道理。
最近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巷口,有一男一女走近我身边,说:“整死怇”声音好象2010年七年前晚上进入我家的人。
最近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门口抽烟,有一男一女走到巷口,我拿着烟走过去,那两个人突然不见了,同样道理。
又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黑白图象及声音,有一班人在洪德路足球场内,有一个女孩子说:“点呀”又有一个男子说:“小阮知”还有一个讲普通话操国语外省地人说:“进去吧”还有一个讲普通话操国语外省地人说:“放你出来”有一个男子在足球场内踢皮球,然后是有十几个白色人头图象在飘动,又后有一道白色大光柱,还有一个讲普通话操国语外省地人说:“人都不见了”原来是香港电影《天地雄心》影视特技人才和电脑制作高手。原先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黑白灰色图象,原先有几个男子在洪德路足球场内石阶级趴在睡觉,现在有几百个人在洪德路足球场内石阶级趴在睡觉,有两个男人说:“怇唔知道我地点样整死滴香港人”。
有人将没有穿衣服塑料硬胶做的假人体模特放进尼龙编织袋子里,用垃圾车运到江边倒进堤坝,将两段视频剪接起来。
现在有人催眠说有人将塑料硬胶做的假人体模特放进水泥搅拌车和水泥沙石混合在一起倒在工地里。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黑白灰色图象,王黄家兄妹将一些充气假人没有穿衣服搬进洲头咀国际货柜码头的集装箱里。
现在有人催眠说国安杀了一千个人(这些人是龙凤街居民,包括香港人,都有纳米脑控,都有分钱)当时本人吓醒后说:“香港人仆街含家铲”这样香港就不会再派人送钱来广州,在百度BAIDU输入纳米脑控。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香港警察招海恩或廉政公署招玉恩手提录音机在长隆集团内到处走播放该段录音。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黑白灰色图象和声音,有几个参与拍戏的男女魔术法师图象,有两个走到我家门口,我正在睡觉。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有一个讲普通话操国语外省地人到处找电影制作公司拍摄,此人曾经走进过巷子,说:“你们不要打他”“还要出差”当时我的妈妈正在门口洗衣服“阿姨一亿”
还有人催眠说海珠区检察院陈武给每人一百元人民币用钱组织人员去洪德路足球场看足球时睡觉,后调去越秀区。
还有人催眠说公安或国安捉了一些人,男子送去创意科技园网吧做保安员,女子做服务员,本人经过门口时发现是出租公寓,那房屋大约四层楼,窗台高度达到两米,全铝合金门窗密封,开门需要密码,从门口看里面,房门关着密封。
有人使用读脑仪传来图象和声音,有几个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图象。有一个男人说:“出来接客”“你做唔到也,果度都流脓”声音好象那个光头老年男人处长,有一个女子说:“唔出”“顶住门,唔好俾怇入来”房间内有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图象,有一个女子说:“掟死你”。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黑白灰色图象和声音,有一个男子在房间内上网,有一个女子走进房间,说:“先生,要唔要特殊服务啊”男子说:“几钱啊”女子说:“一百万一次”男子说:“你镶金边架,系香港最多一千蚊一锅”花光钱后被人赶了出来。
有一个女子说:“阮汝辉系入边,我地入去”原来系陷害本人领到奖金后去嫖娼,有一个男子说:“阮先生,我地系度,快滴打电话报警”有一个女子说:“救命啊,逼良为娼啊”。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黑白灰色图象和声音,内容是(王黄)国(庆兴)出钱买下革新路一幢大楼,使别人误会我领到奖金后买楼,陷害本人。香港人揾其分钱“香港保安科”“廉政公署”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黑白灰色图象(王黄)国(庆兴)出钱将凤宁南街拆除后重新建造一幢大楼,使别人误会我领到奖金建楼,原来用追逃仪制造一幢大楼图象,再在电脑里用新大楼图象掩蔽原来凤宁南街图象,最后传送给我,陷害本人“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国家安全部门,开门”
又有人催眠说龙凤街的原居民集体分钱后搬新屋,住洋楼养黑狗,被公安和检察院找到,被人捉住后判处变相受贿罪坐监,没收财产。龙凤街黑暗世界,警黑勾结,抢劫杀人又分钱,仆街含家铲,边个有份分果四十亿元就仆街含家铲。
2016年11月10日,有一个讲普通话操国语外省地人联想柳传志声称给了龙凤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二十亿元人民币。
最近几天白天,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及声音,本人在家听到,有一伙龙凤街原居民和来过凤宁东街说话的人在街道办事处主任(熊洪)(梅玫)和派出所长带领下去一间仓库集体分钱,有三堆钞票,一堆用白布盖着写美金,另外一堆用白布盖着写港币,还有一堆用白布盖着写人民币,有两道铁丝网闸隔着,好象当年我在广州联想工作时的天河区农垦仓库,只要用白布盖着原来的打印机后用红漆写字就OK。送货员曾经说过以前广州联想仓库在天河北路892号信源大厦(后来是广州神州数码有限公司31楼办公地址32楼)所在地科贸园电脑城地下层,后来不够用,才搬去农垦仓库。有两个人走楼梯上二楼,好象当年我在长隆酒店工作时去过电脑房,只要将两段视频剪接而成即可。
又有人催眠说国安把知情人员关在地下室,还有人催眠说检察院将那些人关在地下停车场里,将钱放在地下仓库,那些人都有分钱,遭到诅咒,白天全身白雪雪,晚上黑乎乎,晚上才放出来,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白天制造白色图象遮住那些人,晚上制造黑色图象遮住那些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我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声音(王黄)国(庆兴)请来汽车搬家去芳村区(已经和荔湾区合并)使别人误会我领到奖金后搬家,陷害本人。公安厅胡锦(希熙禧僖)和检察院揾其分钱。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内容是(王黄)国(庆兴)拿到奖金后和我以前的女同事一齐生活,每月给一万元人民币生活费,陷害本人。
2010年12月17日,泛海卢志强接到自称阮汝辉先生电话,声称拥有其搞脑控记录,内容包括习近平和胡锦涛,要求卢志强支付二十亿港币,如果不是就上报中央政治局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结果卢志强支付二十亿港币给所谓的联想集团广州分公司,阮汝辉先生当时在精神病院。
当年公安国保或国安中年(王黄)(国文汶)(庆兴)香港人(丁招)(海玉)(恩庭)曾经冒充本人去中国大酒店工作时使用我的名义在中国银行开立账户存款。
2010年12月18日,所谓联想集团广州公司阮汝辉先生亲自去中国银行转帐二十亿港币到其帐户上,但是那时候我在精神病院。现在卢志强发现上当受骗,向香港警务处报案,警务处调查发现阮汝辉先生当时在精神病院没有打过电话,卢志强应该起诉联想控股柳传志。
2010年12月19日,龙凤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开会,决定与联想控股合作兴建龙凤大酒店,地址选在凤宁南街和凤宁东街,将龙凤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迁入龙凤大酒店,到时将阮汝辉赶出龙凤街,并且将父母毒死后埋在凤宁东街29号二楼处,到时将(王黄)国(庆兴)罪行推给阮汝辉先生。
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派出所派了一个辅警住在本人家中系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后来他发现我的电脑文件中催眠报告后继续写我的催眠报告时被捉,改为由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兴庆)入住我家。
当时有人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内容是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开会不让本人回家,原来其利用我收取联想控股二十亿元人民币后就将我一脚踢开,飞鸟尽、良弓藏、狡兔尽、走狗烹、过河拆桥、过桥抽板、打完斋唔要和尚。
又有人催眠说街道办事处使用本人名义和他她们的金钱在革新路建高楼大厦,既将原居民搬进新屋,又出售房屋,还出租首层商铺,金钱入左街道办事处,本人一元钱也没有收到。
现在有人使用读脑仪传送图象给本人,有一个女人双手在玩很久以前扯线摇滚球,另外有两个穿着绿色服装的男子在跳动,有人将两段视频剪接,变成一个特异功能的女超人和两个男子在玩,一边上下挥手,那两个男子一边在跳动。
现在有人使用读脑仪传送图象和声音,有一个女人带着一伙小朋友走进一间有拉闸房屋,有一个男人带着一伙小朋友走到巷口,有两个穿着黄色衣服男子推着黄色自行车站在巷口,有几个男子坐在二龙街饮食店睡觉,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蹲坐在南田路口边,有女子说:“中年(王黄)国(庆兴)抛妻弃女”有几个年轻男子在凤宁南巷口,应该是(王黄)(顺泳颖)(庆兴)家兄弟。有男人说:“三十扎”“凤宁南巷口”“你们干什么”有女人说:“你地做咪也”
还有人催眠说廉政公署招海恩庭和香港警察招玉恩庭强制要求本人在街道工作,每月工资RMB3500元人民币,原来在报帐时加多一个万字,令别人误会本人每月工资RMB3500万元人民币,陷害本人,他们继续捞好处,就象以前一样。
现在有人使用读脑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居委会(王黄)国(庆兴)说:“我就系香港警察,点解你地龙凤街搞脑控话香港警察集体贪污”派出所长说:“你地香港警察拿左柳传志十个亿,唔好以为我地唔知道”香港警察(王黄)国(庆兴)将一货柜车假的人体模特运回香港,有一团火光。现在有人催眠说果十个亿系柳传志帮郭为填数。
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在做,天在看
贪官污吏谋财害命,打倒贪官污吏,还我工资奖金,一辈子也不工作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逆天而行,扭转天意,天意人心,人定胜天
本人饿死前也要杀死一两个狗官,誓不低头,同归于尽。
我的一生.txt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