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ruhui
新手
新手
  • UID330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4
阅读:264回复:0

泛海卢志强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7-07 07:43
2010年12月16日,龙凤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决定将阮汝辉先生送进精神病院,本人在家
有一个穿着褐红色公安制服臂章上有网警字样男子来找我说:“你有无去过海珠区公安分局信访办”
我说:“无,我去既系广州市公安局信访办”又有一个居委会主任来找本人,要我做低收入工作,我不肯做。
又有一个穿着黑色警察制服(肩章上有一条白色横杠用刺绣做成的)民警来找本人,问我情况
我说:“对面四层楼既人成日说杀人”那个民警问:“你系做咪也既”
我拿出公安部经侦局举报信打印件给他看,同时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叠刑事报告鉴定书
那个民警说:“对面四层楼既人都系普通人”当时有人用脑电波特征码说:“要果个民警拱怇落楼”
我将电脑屏幕上催眠报告给他看,那个民警说:“唔好写,再写就出事啦”
后来那个居委会主任来找我的父亲去居委会办公室,我在家见到有一本存折放在木茶机上外出跟着父亲去居委会办公室,见到巷子里面有两个男人走出来。在居委会办公室门外见到一个穿着褐红色公安制服男人要我的父亲签一份文件
我说:“老豆唔好乱签也”回家后见到那本存折不见了,原来是被那两个男人拿走了,现在有人催眠说是检察院拿走了。
最后有几个男人冲进我家,当时有一个讲普通话操国语男人说:“先把他爸爸催成瞎子”有一个女人说:“仲唔返上楼”
有一个男子用脑电波特征码要我笑,他说:“安全屋”在面包车上有一个讲普通话男人问我:“有什么事吗”我说:“有人要我笑”那个操国语男人问:“阿辉吧,为什么会找警察”我说:“那些人在我家门口喊打喊杀”那些人将我送进医院精神科。现在情况也一样,他她们想象2010年七年前那样做法,引诱本人去报案,填表签名后,利用我的签名,夹硬我承认收了他她们的奖金,我说:“报你老母案咪,成日想讹我既签名,讹我既奖金”已向省厅110报警台发送EMAIL。
我在医院里睡觉,有人催眠说那是越秀区人民医院,要我的父亲交二十万元住院费,我的父亲没有钱,到处借钱。
当时我听到有警车笛声,又有飞机声,有一个女人说:“唔好催眠越秀区人民医院既病人”
又有人催眠说说阿KING带着人冲进越秀区人民医院大堂,又有人催眠说一个自称罗娟的女人进入医院
还有一个女人说:“真系外星人,劏开怇既肚”“龙凤街送来咁多精神病人”
还有一个讲普通话操国语男人自称国安,不断追问我关于神州数码郭为的银行账号和密码,我说:“不知道郭为的银行账号和密码”还有一个女人说:“郭为系边个”“真系有毒,国安既毒”
还有一个男人说:“国安打昏左那个跟车来检察院既人”我醒来后,听到有一个男人说:“意度系医院,唔系监狱”
又有一个男人说:“意个傻仔听到国家安全厅要杀怇吓到连凉都唔敢冲”
还有一个女人说:“根本没有纳米监控”请在百度BAIDU输入纳米监控
有两个年轻男子(光头圆脸面孔好象孪生兄弟)来到医院为我照相,声称办理身份证,当时我说:“办理身份证应该去派出所搞,唔应该系医院搞”看见那间医院办公室即时冲印了近百张相片,现在有人催眠说国安办理多张我的身份证,号码一样。那两个年轻男子好象当年本人读书时偷我单车的人和非法入屋搜查的国安及全副武装的国安好象孪生兄弟坐在邻居家门口。
我发现那间医院每个男护士都会擒拿手,我说:“系网上输入我既姓名就可以揾到”
有一个护士还问我:“系边度可以拿到联想集团偷税漏税既证据,等我地都可以举报联想集团偷税漏税”
那时候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本人(王黄)国(庆兴)用牙刷挟持女医生(用牙刷尖抵顶着那个女医生)并企图强奸那个女医生,医院还出动公安警察。
2010年11月13日,泛海卢志强亲自前往廉政公署和商业罪案调查科承认低价收购联想股票在香港属于内幕交易(自由买卖)没有在香港买股票属于场外交易,自愿向香港廉政公署和警务处交出二十亿港币入了金翮管理局库房。
2010年12月17日,泛海卢志强接到自称阮汝辉先生的电话,声称拥有其搞脑控记录,内容包括习近平和胡锦涛,要求卢志强支付二十亿港币,如果不是就上报中央政治局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结果卢志强支付二十亿港币给所谓联想集团广州分公司,阮汝辉先生当时在精神病院。
当年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香港人(丁招)(海玉)(恩庭)冒充我去中酒工作时使用我名义在中国银行开户。
2010年12月18日,所谓的联想集团广州公司阮汝辉先生亲自去中国银行转帐二十亿港币到其帐户上,但是那时候我在精神病院。现在卢志强发现上当受骗,向香港警务处报案,警务处调查发现阮汝辉先生当时在精神病院没有打过电话,卢志强应该起诉联想控股柳传志。
2010年12月19日,龙凤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开会,决定与联想控股合作兴建龙凤大酒店,地址选在凤宁南街和凤宁东街,将龙凤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迁入龙凤大酒店,到时将阮汝辉赶出龙凤街,并且将父母毒死后埋在凤宁东街29号二楼处,到时将(王黄)国(庆兴)的罪行推给阮汝辉先生。
当时有人催眠说派出所派了一个辅警住在我家系凤宁东街29号二楼系(王黄)国(庆兴)他发现我的电脑里催眠报告后继续写被捉后改由国安(王黄)(国文汶)(兴庆)入住。
当时有人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内容是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开会不让本人回家,原来是其利用本人收了联想控股二十亿元人民币后就将我一脚踢开,飞鸟尽、良弓藏、狡兔尽、走狗烹、过河拆桥、过桥抽板、打完斋唔要和尚。
最近几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睡在一楼黑色木床上,打开门口,地面有点湿,有一个很象我父亲的人和一个陌生人来到家中(王黄)国(庆兴)从床上起来,说:“老窦,果个人来仲咪也”那个很象我父亲的人说:“挖地基”(王黄)国(庆兴)说:“唔好挖地基,我话唔挖就唔挖”又坐在木折椅上大叫“唔好挖地基呀”
最近几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拿着煤气瓶在邻居二楼阳台,有两个很象我父母的人站在旁边,有一伙人想拆我的房子,有人催眠说是街道办事处的人赶尽杀绝,检察院以为我家地下有宝物,实际上是一个化粪池,有一个女人说:“检察院既人都打”又有人说派出所和检察院捉了我的父母。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王黄)国(庆兴)在监狱里,有一个女人坐在椅子上,有一张办公台,他说:“信唔信我炸你检察院”
2016年10月31日凌晨,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
第一幅图象是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深夜在本人家门口说:“你地再用脑电波扫描仪就打110报警”
第二幅图象是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白天打110报警,公安警察来到后没有处理。
第三幅图象是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在一楼木床上睡觉时说梦话:“怇地就系咁样想整死我(王黄)国(庆兴)”
第四幅图象是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早上在家和一个很象我父亲的人说:“怇地将你个仔当成系逃犯”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
第一幅图象是天空上布满飞机,落下空降兵,原来是二战时期美军空降德国的电影情节。
第二幅图象是大楼顶布置高射机枪(王黄)国(庆兴)对空开枪,空降兵向下扫射,原来是美军向下开枪,德军向上开枪,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王黄)(国文汶)(庆兴)图象替代德军士兵,属于电影剪接技术。
第三幅图象是有一个美军穿着二战和国民党时期及越战时期旧式制服,全副武装,军衔是少校,降落到屋后面,摔伤脚,原来是有一个美国人穿着二战和国民党时期旧式制服从凤宁东街29号二楼阳台来到我家39号屋后面装伤。
第四幅图象是(王黄)(国文汶)(庆兴)从我家39号屋后面将那个所谓的美国军官扶入床上,解除了那个所谓的美国军官武装,自已穿上那套装备,拿了那个美国人的财物和证件,但证件上是国民党徽章,原来那段时间本人正在医院。
第五幅图象是(王黄)(国文汶)(庆兴)兴穿着二战和国民党时期及越战时期旧式制服,全副武装,军衔是少校,走进二龙街卫生院附近,被一个公安警察截查(王黄)(国文汶)(庆兴)说美军入侵中国,我们组成反抗义勇军。
第六幅图象是兴安超市大减价,人们抢购东西,有一辆旧式美军吉普车坐着四个美军士兵,原来是有人先将兴安超市购物情况拍下来,再将那辆旧式美军吉普车坐着四个美军士兵的图象进行剪接。
第七幅图象,在洪德路原百佳路段,有两伙人手持美军越战时期枪械对射,其中一伙人穿着旧式美军衣服,另一伙人穿着便衣(王黄)(国文汶)(庆兴)走进百佳住宅区大楼其中一户人家说自已是游击队在反抗美军入侵中国。
第八幅图象,在税务所宿舍居委会门口,有一个所谓的美国军官穿着二战和国民党时期及越战时期旧式制服,全副武装,军衔是少校,带着一伙穿着旧式美军衣服的人,用英语说:“WE ARE TAVEL AGENT”(王黄)(国文汶)(庆兴)翻译成美国占领中国,后来有一伙穿着便衣的人来到后,双方枪战,又扔手榴弹,赶走了那伙假美军。后来那个美国人穿着便衣离开了,又和(王黄)(国文汶)(庆兴)SAY GOOD BYE。
最近有人催眠说那伙假美军是美国旅行团穿着旧式美军制服拿着假枪械,后来被捉住,关在黑暗的地下停车场或仓库。
现在有人催眠说街道办事处趁机骗取国家财政补助十亿元人民币。当时检察院躲在家里不敢出来,纪委监察去找军队。
事后检察院硬说是美军入侵中国,但是我看过相关电影,其装备和制服不同,例如2011年欧美联军推翻叙利亚卡扎菲。
现在有人催眠说凤宁东街29号二楼兄(王黄)国(庆兴平)妹(王黄)美卿及其公安警察女朋友使用追逃仪将那些旧式美军吉普车坐着四个美军士兵的图象传送到广州市内一百多条街道内,造成美军入侵广州市的假象,一百多条街道骗取国家财政补助一千亿元人民币,该场戏是由香港神州数码和联想集团及公安警察合作制成,事后香港联想集团分得四百亿元入左其他收入后用来还债和香港神州数码分得四百亿元入左其他收入,香港联想控股柳传志分得两百亿元。后来香港警察破案查处了香港神州数码非法获利所得四百亿元。2010年至2011年来过龙凤街公安和国安及检察院还有纪委监察使用本人的名义(因为该案是我在2016年12月底在互联网上公开报案并发给有关部门)问香港警察拿四十亿元奖金成功。那些狗官吃掉了我的奖金,为了不还给本人,所以搞脑控现在继续搞暗杀,为了四十亿元而说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俞正声、张德江、耿惠昌、曹建明、周强、省厅张玉庭坏话,冒充胡锦涛强迫本人出去找工作面试填表,利用我的签名冒领奖金,伪造录音,栽赃陷害我已经领取奖金,还冒充习近平发布违法假命令,本人宁愿将那四十亿元奖金全部归还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用作成立香港脑控受害者基金,因为我的一生都被脑控。
最近几天晚上,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声音,廉政公署值夜班主任与公安夜班网管及检察院夜班网管还有纪委监察谈及四百亿问题,我说:“廉政公署倾家荡产都无四百亿美金,白韫六话要俾四百亿美金俾我,你含七啊去”
最近几天晚上,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声音,龙凤街找(王黄)国(庆兴)去香港问廉政公署拿四十亿港币。有人催眠说那些狗官问香港人拿到了一千亿元(公安有份,检察院分了三百亿,纪委监察分了三百亿)有126个检察人员收了126亿后私分,去银行存入自已账户后,被公安和国安及纪委监察人赃并获,结果被嘭了。
公安技侦(网警或网安)使用追逃仪(读脑仪)将电影里那些美军传送到广东省境内,造成美军入侵广东省的假象,纪委监察或检察院使用大脑扫描仪(遥感机)搞脑控说成是一万亿,有一个讲普通话操国语外省地男人说:“就算它一万亿”有一个女人说:“中纪委想要一万亿”联想控股柳传志是中国科学院党委书记,其下属有中国科学院纪委监察。
最近几天晚上,有人使用追逃仪(读脑仪)制造和传来图象及声音,有人在一所房屋和街道上慢行,抗议搞脑控,有几个人走出来。民间有人成立反脑控组织,将相关文章给路人观看,提供心理辅导,提供免费医疗,有补助金。


2012年至2015年期间,有一天白天,本人出外,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内容是有一个美国人和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来到我家门口,那个人自称是美国税务局的人,收了阿里梅奥的税款,手提一个箱子,给我一百万美金奖金(王黄)国(庆兴)签收了那笔奖金,我的父母没有在家,不在现场,原来是有人拿了我家锁的钥匙。
最近有人催眠说本人住在白云山,联邦调查局驻北京办事处派人来找我,想找那队旅行团和那个美国税务局人员及驻广州领事馆翻译员的下落,被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捉住左。有人说:“WE ARE FBI,YOU CAN NOT”
那个美国税务局的人员失踪,联邦调查局驻北京办事处派人来找那个美国税务局的人和旅行团友及探员也失踪了。
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有一伙人用马驮着行李在山里行走,在树林里烧烤。
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及声音,斯蒂芬沃德和其太太冒充联邦调查局探员在讲英语
“MR RUAN YOU ARE NOT OUR TEAM,WE ARE CIA”“MR RUAN YOU ARE NOT OUR TEAM,WE ARE MI6”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LET`S GO”那些美国人被公安或国安救出来入住广东亚洲国际大酒店或中国大酒店。
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有一个人在攀岩登山,面孔很可怕。
事后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或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冒充我办理护照去美国工作,花光那一百万美金后在餐馆洗碗碟又不干再回国(王黄)家兄妹将美国税务局那一百万美金给了居委会由其转交给我,我没有收到。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凤宁东街29号二楼兄(王黄)国(庆兴平)妹(王黄)美卿去了美国万豪集团和一个外国女人在一起。有一辆小轿车停在一间白色房屋外面。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有一个外国人坐在沙发上抽烟,有一个外省地男人用刀刺进那个外国人身上。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
第一幅图象是有一伙人手持AK47冲锋枪冲入中国大酒店,捉了酒店员工。
第二幅图象是(王黄)国(庆兴)手持AK47冲锋枪救走员工,走出酒店,其他酒店员工也跟着走到旧交易会和流花路段,有人拍下来,再将该段视频和那辆旧式美军吉普车坐着四个美军士兵的图象进行剪接。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洛溪桥脚,桥上塞车,桥下走满路人,担着行李(王黄)(国文汶)(庆兴)手持AK47冲锋枪坐着那辆旧式美军吉普车指挥交通。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
第一幅图象是有一伙人穿着旧式迷彩军服,从白云山下来持枪抢劫居民后又回到山上。
第二幅图象是有一个讲普通话操国语的外省籍男人自封为将军,带着那伙人占据白云山。
第三幅图象是那个讲普通话操国语自封为将军的外省籍男人带着那伙人捉了两个穿着军服的女人
那两个女人说:“阮汝辉,我地唔会放过你”
那个讲普通话操国语自封为将军的外省籍男人说:“强奸她们吧”又说“凡是男的都杀掉,女的都强奸”
第四幅图象是有一伙人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的男人被另一伙人穿着旧式迷彩军服押送着
那个讲普通话操国语自封为将军的外省籍男人说:“凡是苏联共产党的都站出来,不出来就全部杀掉”
然后那些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的男人就昏倒了
那个讲普通话操国语自封为将军的外省籍男人还说:“以后凡是苏联共产党都杀掉”
2012年3月后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上天涯网,看到一则新闻,内容是广东省有一列火车满载武警去北京。
2012年3月后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上网,看到一则新闻,内容是广东省公安厅边防局长蔡广辽少将涉嫌违法违纪被军纪委查处,后来转载该条消息,有一个女人来找本人,我正在睡觉,没有理会。
我的一生.txt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