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剧+日本女团 谁说只可以有一种兴趣

来源:中时    作者:中时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20    

6.jpg

「一般人有一个梦想,但我比较贪心有两个,希望在我有的精力和时间中,在两条演艺的路上有多远走多远」。Rika本身已经修毕一个地理学位,但为了兴趣报读了香港演艺学院的戏曲学院,现时已经是三年级生。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一个日本女子组合《乙女新梦》的队长。

第一次听到Rika的双重身份,脑中不禁冒出一个黑人问号,粤剧和日本女团好比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无得谂!唔好谂!。谁知道最后竟然是令人惊喜的濑尿牛丸,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了解接受,但是两种东西组合起来就是现在的Rika。


一人有两个梦想

8.jpg

看粤剧的百分之九十九是老人家,为何会引起年青人的兴趣、甚至去学习粤剧?「因为从小到大都有看粤剧,我觉得它是广东话的精粹,所以被它吸引住」。能够有从小看到大的机会,是因为Rika的公公是做粤剧的灯光工作,很小的时候就会带她去看戏,长大后Rika更会去找那套剧的相关背景,而且愈学会愈发掘到更加多新鲜的事物和挑战性。在戏曲学院「唱、做、唸、打」都要学,而且每个学期都会有一次叫「锣鼓响」的演出,2年级以上的同学都要担一齣节子戏来做主角,而且要自己化妆 打片子、整头。

除了粤剧,更令人摸不著头脑的是,香港人怎样做日本女子偶像?只是噱头吧?但事实是Rika透过招募,经过了两次面试,包括面谈和唱歌,加入了一间日本舞台剧公司在港成立的女子偶像组合。「我本身也很喜欢日本的女子组合,由Berryz Kobo开始到Morning娘到AKB48,一直都很憧景可以好像她们一样上舞台」。「偶像」一词可能很多人都感到陌生,据Rika所说偶像跟歌手不同,偶像不一定一开始就是一个唱歌跳舞很好的人,反而是仍有进步空间的人,而且会透过粉丝的应援成长,两者之间有一种互相连繫、互相成长的关系。


9.jpg


二流的舞台


每逢有人表明梦想是当幕前的工作,总会被认为是发明星梦,但Rika所选的粤剧和女团都不是主流,如果选这两样事情来「上位」未免太笨。「其实舞台没有分高尚和低级,我自己是享受在这一件事当中,即使它是一个不太大众化的舞台」。看过Rika两种演出,女团表演时观众又叫又跳、用尽力态援;粤剧演出时台下的公公婆婆静静观赏,在两种氛围下,唯一的共通点就是台上的表演者都是出尽力投入在其中。

「我很希望可以看偶像的人,同时可以尝试看粤剧,曾经演出的时候我叫过我的粉丝去看我演的粤剧支持我,结果真的有很多人买了飞去看我,大家真的好好」。虽说入场的人是为了Rika而不是真的喜欢粤剧,但何又尝不是一种把青年观众带至粤剧舞台的方法?假如不能吸引年青观众,看粤剧的人只会愈来愈老、愈老愈少,大部分年青人是打从心底抗拒粤剧,在他们心中粤剧等同老土、沉闷,假如能够把他们带入场看一次,最后即使仍然不喜欢,也算是公道。

7.jpg


贪心是因为不想错过


而为了不放弃机会,同时肩负两个目标,会否不胜负荷?「有时候真的累得接近崩溃,突然会觉得真的太辛苦了,会很想放弃…很对不起我的同伴,很多时练习我要放学后或排完戏再出现;有时又会因为偶像的演出而缺席粤剧排练」。对于已经放弃玩乐的Rika来说,唯一可以牺牲的,是睡眠时间,假如同一时间两边都有工作,更加是连歇一歇也不被允许:「上年年尾是我学校表演的总採排,但同时日本的师姐又来了香港和我们合作拍mv,当天日间我是化时装妆拍mv,傍晚时化大戏妆去採排,晚上9时多再卸妆化回时装妆拍mv直到零晨」。

但事实上很多人穷一生的精力也未必能追寻到自己的梦想,Rika竟然打算同时向两个目标进发,是不自量力?是痴人说梦?「我觉得自己贪心,但是这时势下没有办法。但是我觉得我的青春没有第二次,如果我错过这个时间,可能我一辈子也再做不了这件事」。


责任编辑:华璨
相关链接: 中华新闻通讯社 星岛日报 文汇报 大公报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中华新闻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54268号-5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