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 两种辜负:陈水扁到马英九

来源:联合报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5-20    

八年前,马英九在扁家贪渎丑闻中意气风发地崛起,整个民进党几乎被打趴在地。谁料,八年之後,他竟是在「九趴总统」的讥讽下黯然告别总统府。更悲惨的是,经过他执政的八年,国民党从中央到地方皆败得溃不成军,江山残破,不知如何收拾。

今天是马英九在总统府的最後一天,在下班熄灯离开时,他可能仍在企图说服自己:这八年兢兢业业,从未愧对国家。无论如何,人民逐渐远离了他是冰冷的现实,马政府许多施政无法顺利推动也是残酷的事实;而国民党内离心离德,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负。更重要的是,台湾近年经济一路下坡,前景黯淡,他却开不出解方来止住颓势;「六三三」一路跳票,是他失去民心的症结所在。

以陈水扁的八年为对比看马英九的八年功过,尽管两人都辜负了民众的期待,不过在本质上仍大有不同。陈水扁号称「台湾之子」,其执政的八年是玩法弄权、见缝即钻,利用权力来增益自己家族和亲信的风光,利用冲突来扩大操弄人民感情的空间。最後,他深陷贪渎风暴,违法踰矩无法自拔,终於鎯铛入狱。马英九的特色,则是谦抑保守到画地自限的地步,以为温和可以感动对手,以为退让能争取好感。这种「唾面自乾」的风格,却导致自己的元首权威扫地,政府行动的魄力减损,人民也失去了对他的敬意。

陈水扁和马英九同样出身台大法律系,前者是视法律为无物的政客,後者是奉法律如天条的法匠;两人分别当了八年总统,却使台湾陷於原地打转的漩涡。陈水扁的作为,除验证「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化」的铁律,更说明贪渎政治如何藉由「本土」的包装,骗得人民团团转。这种手法,八年之後,似乎仍有卷土重来之势。马英九的困局,则说明一个徒有理想而缺乏斗志的总统,如何在消极自持的守则中,失去了因应环境变动的能力。他的温良恭俭让,终归止於个人教养的层次,无法化为推动社会进步的能量。这点,马总统在为自己的无能辩解之余,是他必须认清的事实。

如果再站高一点看,陈水扁八年的滥权贪渎,和马英九八年的欲进不前,难道只是两名元首失职所致,别无其他因素?试想,如果台湾的民主真如台湾自豪地那般美好,如果政党政治真如我们想像的那麽健全,为什麽在陈水扁贪婪腐败之际,没有任何监督机制提出示警,党内反对者立即被打成「寇」;在马英九疏离人民却自我感觉良好之际,为什麽党内外的诤友不全力向他提出谏言,政坛唯闻一片诅咒之声?

这里显示的问题有三:一,全民直选的总统拥有莫大的权力,但在他们做错事或不求作为时,我们在政治上有何鞭策机制来提醒他们及时导正?二,当台湾政党政治发展成蓝绿恶斗,朝野以夺权、互相毁灭为目标,「忠诚的反对党」即不可能存在,国家和社会的利益也必然遭到牺牲。三,政党轮替的意义,在於人民可以透过选举汰换不适任的政党;但如果缺乏深刻的检讨,政党轮替将沦为一个彼此拉扯、互相清算的垃圾处理机,却无法提炼出品质更好的政治。

从陈水扁的八年,到马英九的八年,表面上看,台湾似乎在常态的政党轮替中保持稳定的前进;但实质上,这整部民主机器,除了供人民自由、公平的投票之外,政府解决政经、社会、民生各项问题的能力却毫无增长。更令人担忧的是,在蓝绿互相指责及仇中恐中意识交杂作祟下,我们有时甚至变得盲目,而看不清楚自己的问题所在。例如台湾经济的不振,究竟是过度倾中所致,或是产业转型太慢,还是我们错过了面向世界的运转节奏,仍未见客观有效的分析。

马英九告别後,总统府仍将由台大法律系出身的蔡英文进驻。希望她能汲取马扁十六年的教训,勿再辜负人民期待。


责任编辑:墨泉
相关链接: 中华新闻通讯社 星岛日报 文汇报 大公报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中华新闻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54268号-5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