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报评:台湾进入第三次政党轮替

来源:聯合報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5-20    

今天,台湾进入第三次政党轮替。站在国家大典舞台上发表就职演说的是一位女性,一位非传统民进党抗争背景出身的未婚女性,法学教授出身,更在李登辉的国民党政府中负责对外谈判工作多年。在这些不同背景交织下,蔡英文作为中华民国第十四任总统,会用什麽样的哲学治理国家,令人好奇。

从以往的纪录看,蔡英文具有理性与冷静的特质,也因未参与民进党狂飙年代的抗争,并未留下蛮干或酣战的难堪余绪。对於独派大老称「穿裙子的不适合当三军统帅」之讥,她以行动证明自己的领导能力,结实地给这些绿营男性沙文主义者一击。也有人把蔡英文形容为「女版马英九」,认为两人成长背景非常近似,都过於单纯而顺遂,且太过爱惜羽毛;但从近年看,蔡英文处事手腕似乎远较马英九老练圆熟,这从她成功「收服」龙蛇杂处的民进党可见一斑。

但撇开个人的风格与背景不谈,蔡英文作为新政府领导人,究竟怀有什麽国家愿景,想要把台湾带向什麽方向,这才是人们关心的事。这点,蔡英文当选以来并不曾完整描述,「点亮台湾」毕竟只是竞选口号,动人而不具体。对此疑问,人们期待在她的就职演说中读到更清晰的图像和路径。

我们认为,台湾第三度政党轮替的意义,不应再以「民主政治已步上常轨」之类的陈腔滥调来诠释,更不应简化为「民进党全面执政」的胜利云云,那都是浅薄之见。毕竟,回顾前两次政党轮替,都带给社会大众无限的振奋和期待;然而,扁政府的八年留下的只是贪腐丑态,马政府的八年则留下了失望和挫折。那麽,正要起步的第三次政党轮替,若不能跳出前两次轮替的撞墙及空转的经验,恐怕只会重蹈覆辙。

本报昨天社论《两种辜负:陈水扁到马英九》,其实已先点出了这个问题。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在「向上提升」的美好口号下打倒了威权的国民党,庆祝了人民民主的胜利;遗憾的是,最後却迎来新总统的贪腐滥权与国政的紊乱。第二次政党轮替,人民严惩了贪婪无能的政权,却随即陷在蓝绿彼此拉扯报复的政治纠葛中,然後,政府空转、社会内耗、国家衰退接踵而来。简单地说,面对第三次政党轮替,主政者如果不能把「个人的光荣」或「党的胜利」转化为「国家的胜利」,如果朝野仍然陷於算旧帐、报前仇,摆不脱你踢我一脚、我还你一腿的恶斗,那麽,我们看不出台湾有什麽机会被「点亮」,看不出经济何时能走出黑暗的隧道。

从选举的公平看,台湾的民主可圈可点;但从体制运作的纷乱看,政治失能导致国家下沉的力道几乎让人窒息。尤其,以近年民主价值受到的混淆看,各种恶意杯葛都可以假「制衡」之名进行,所有冷血的斗争都可以藉「正义」之名以遂。在这种情况下,政治为人民谋求福祉的目标陷於错乱,政府兴利开创的能力消失,朝野则将全部力气用来阻止对方做事。这样的恶性循环如果不能打破,蔡英文总统宣示在她任内达成的改革与建树,有多少机会能达成?

国家领导者要想着未来,而不是紧盯着过去,才知道自己要带领人民往哪里去。从蔡英文的内阁布局及政策选择,隐约可看出她怀有超越蓝绿的善意;问题在,这样的心意却未能普遍感染其党内同志,她甚至压不住民进党立委乘胜报复的意图,因此国会频频暴走,也增添了新政府消弭恶斗的困难。这表示,蔡英文风光上任,却也隐忧重重。

一流领导人能留给後世子孙享用不尽的优良制度遗产,二流领导人至少能让民众享受当下的和平与繁荣,三流领导人则只能留下骂名与混乱。我们期待,蔡英文能带领朝野走出恶斗及内耗的循环,这是台湾跨向繁荣振兴的必经门槛。

经济∕给蔡政府信心订出经济目标

经济日报社论/经济日报

经过20年失治的蹂躏,台湾从一个人人称羡、安和乐利、让经济高速成长与所得分配均衡的奇蹟创造国,沦为薪资倒退、经济停滞、社会流动受阻、年轻人看不见前途的鲁蛇。因而人人望治如渴,好不容易选出一个新政府正要大力破旧立新,莫不寄予无限的期待。但经过两次翻天覆地的政权轮替,小市民被美丽许诺捧上天的心,重重摔落尘埃;如今又一次政权轮替,如何避免旧事重演?

马总统八年前一上任就用三个数字描绘出无比灿烂的美丽图画「633」,而终其任期,这三个数字也如梦魇一般纠缠不休,被指为失治、毁诺的铁证。这固然证明他於事前过度乐观、过於自信、轻忽草率;在掌权後擅权失政、所任非人;又横遭对岸世界工厂变生肘腋却应对无方,而令人大失所望。由此更证明,不论其施政白皮书写得如何洋洋洒洒、天花乱坠,只有「633」这几个数字,长在人民心中,以此褒眨时政,也以此盖棺论定。

新政府今天走马上任,上任之初同样提出包罗万象的政策白皮书,但这只是施政的菜单,到最後人民是否真正受惠、受惠多少,却无从论断。因此,如果新政府能凝聚众人智慧、探索民之所欲,将那繁杂的政策白皮书精练成几个简单的数字,成为各界关注的目标、评断的焦点,而且任期结束,果然完成许诺,则非仅万民之福,更在历史留美名。

盱衡时局,可以立即标举出四个数字供新政府思考:「100、2、1/2、1/2」。

今年经济承续去年的颓势,成长率如阁揆林全所言,保1恐怕不容易;他也同时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的关键:投资不振。过去20年来,面对此问题政府总是高喊改善投资环境,并提出形形色色改善的策略,但总是事与愿违,投资每下愈况,一年不如一年。

最近的国际统计,更令我们汗颜无地。在政府财政困窘无力投入公共建设投资的状况下,民间投资不增反减,使国内投资一片萧瑟,外来投资乃成唯一指望。但外人直接投资(FDI)在全球的排名,台湾竟倒数第五,仅在北韩、外蒙、寮国与缅甸之前。与1970年代台湾藉FDI之助跻身为世界工厂的荣耀对比,真令人难以想像。

因此,头一个数字,「100」;若在八年之内,在政府上下齐心,与全民共同努力,将FDI排名提升至100名,正好居於中段班,应非难事;一旦趋近,投资必大增,成为拉动成长的重要力量。

其次,台湾经济正明显步上日本後尘:在少子化、高龄化的牵引下,总体经济数字不断消萎、消费无力、劳动人口减少,百业随之凋零。20年来失政的最可怕後果,就是生育率以破世界纪录的速度下降,目前已降至1.2,在各国之中排名倒数第三。这不仅削弱短期经济成长,更将陷台湾於失落的八年。

对治之道就是,「2」;在八年内将生育率提高到勉可维持人口平衡的2。如此不仅可解除上述种种危机,而且我们投下的人力、物力,本身固有激励有效需求之功,更能安年轻家庭之心,解除其至大苦恼,安居乐业。

再次,台湾人才供求严重失衡,依国际评比,已至最严重程度。中兴以人才为本,经济运转更赖人才代代相承;许多企业目前已苦於技术人才难以为继,再有延宕,整个经济将无力回天,因而以技职为柱,尤其学生的素质及从业意愿乃成关键。若八年之内,技职学校毕业生之中愿就业者从19%上升,达不到20年前的97%,至少可至「1/2」,情况亦将大为好转。

最後,除了技职教育,正规大学更是社会流动性的重要管道。今天富人子女进入低学费的公立大学,穷家小孩被迫付高学费接受次佳选择,正是管道阻塞的重要病象。若八年之内,公、私立大学各有「1/2」学生来自贫、富两个群体,将有助翻转教育,各尽其才。

「100、2、1/2、1/2」四个数字,都是很卑微的要求,却与20年的沉沦密切相关;若八年之内能够企及,就会是翻转台湾最重要的一步。新政府可有此壮志?


责任编辑:墨泉
相关链接: 中华新闻通讯社 星岛日报 文汇报 大公报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中华新闻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