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议员称司法覆核为「旁门左道」,算不算藐视法庭?

来源:微信公众号“ 獨家”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2-09    

传统泛民政客视「司法覆核」为他们的专用工具,是用来审查政府的正义手段。但当港府要司法覆核议员的宣誓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时,便变成了「旁门左道」。

0.jpg

随着香港特首会同律政司司长对梁颂恒、游蕙祯两人就职立法会议员的宣誓有效性进行司法覆核胜诉後,特首梁振英再就梁国雄、刘小丽、姚松炎及罗冠聪的议员资格向高等法院提出诉讼,指这四位议员宣誓效忠国家及香港特区时并非真诚,因而应判定宣誓无效及失去议员资格。

对港府在梁、游案後的後续行动,一般的评论是随着梁、游二人经司法覆核後丧失议员资格,港府新一轮的入禀司法覆核不真诚宣誓议员的议员资格,是向敌视中央政府及特区政府及无意效忠中国及特区政府的议员,通过法律程序展开清洗的第二波行动。

0 (2).jpg

但事实上,殖民地时代末代港督彭定康於十一月底来港,在演说中便当着自决、港独派议员面前及对一众泛民主派政客、泛民支持者和学者以强硬措辞指出港独无出路;彭定康更指出自决与港独根本不能区分,只是文字游戏。彭定康的演说令一众新旧泛民政客及支持者尴尬的是在全国人大主动释法及港府司法覆核梁、游两人议员资格一事上,彭定康不单没有对泛民所持看法作任何言论上支持,更严词明确指出宣誓是非常庄严、而非儿戏的事。彭定康形容梁、游二人的行为是小丑的笨拙行为(antics)。

被泛民人士视为积极推动香港民主以达致高度自治、扞卫香港一国两制、法治的彭定康并无对人大主动释法或港府的司法覆核行动作出批评,理由很简单。彭定康是英国资深政客,深明香港在中国主权下的新宪政秩序中,人大释法具充分法理依据,司法覆核也完全依法而行。作为前宗主国派港的末代港督,他并不能如不诚实的一些泛民政客般故意曲解《基本法》、信口开河误导公众,无视政治现实与法理依据。

梁、游事件,使一众泛民政客对港府新一轮的司法覆核行动不知所措。在港府提出新一轮司法覆核後,一众泛民议员条件式的反应又是针对他们最大及唯一的敌人——特首梁振英,以新一轮司法覆核攻击梁振英,夸张地称之为「狼英搞政变,向选民宣战」。

0 (1).jpg

涂谨申(左)

资深民主党议员涂谨申指责港府新一轮司法覆核是「梁振英透过『旁门左道』来否定选民的意志」。这样的评论出自一位执业超过四分一世纪的律师之口,实在使人无言。就如专栏作家屈颖妍说:「一位律师,竟然说司法覆核是『旁门左道』,那是他对法律的无知?还是对香港法治的污蔑?一个普通市民批评法官、评论审讯中的案件已犯藐视法庭罪,涂谨申律师批判司法覆核这合法法律行为是『旁门左道』,又算不算藐视法庭?」

涂谨申因为这次司法覆核不合他意、或这次司法覆核有机会得出他不希望出现的裁决,便把过去几年泛民主派用得最多的司法覆核批评为「旁门左道」,这正反映了一众长期仇视梁振英一个人、敌视中央政府与为反对而反对现特区政府的传统泛民政客的扭曲心态。因仇恨一个人,使他们在很多大是大非问题上迷失,在如梁、游宣誓辱华、议员理应有责任真诚宣誓效忠国家与特区政府这基本常识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一众传统泛民政客不单进退失据,更被他们对梁振英一个人的仇恨蒙蔽,连基本的法治基础原则也忘记,狂妄指称司法覆核的正常法律程序为「旁门左道」。

涂议员的高见,作为泛民主派政治人物丧失自夸高举法治的道德高地,作为律师有违律师尊重独立司法的法治精神。

涂谨申狂妄之言,不单污蔑了香港法治,更使人看清楚了原来「司法覆核」在传统泛民政客眼中是泛民的专用工具,是用来阻延港珠澳大桥工程、审查政府对高铁追加拨款的正义手段。但当司法覆核被用作检查他们处处包庇、敌视中央与特区政府的议员的宣誓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要求时,在传统泛民眼中便变成了「旁门左道」。

我不知道若这「旁门左道」的门路真的成为特首成功褫夺四位议员资格的手段,涂议员会如何进一步评论这「旁门左道」案件中作出裁决的法官;又或者最终港府司法覆核四位议员资格的官司被法庭否决了,涂议员究竟又会对这他形容为「旁门左道」手法达致的结果会有何评论。

经过了这麽多年,通过涂谨申议员之口,香港人也许会突然发现,法律对泛民来说原来是用来体现泛民的意志的。泛民议员所高举的法治旗帜,原来符合他们要求与期许的法律行动与结果才是法治与正义的体现;若不能体现他们心目中的法律行动与结果,他们一直以来高举的法治旗帜便一下子变成了「旁门左道」。


责任编辑:墨泉
相关链接: 中华新闻通讯社 星岛日报 文汇报 大公报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中华新闻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