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奥运正名公投:威胁和压力阴影下的台湾民主实践

来源:中华时报    作者:中华时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8-19    

2C7F415E-F038-4B83-AB3F-093B5CE0D159_w1023_r1_s.jpg

在距离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连署截止期仅有半个月时, 活动组织方发布的连署者人数超过18万。尽管距离连署门槛还差10万,连署活动的组织方和参与者似乎对成功冲刺颇有信心。

截至8月9日,连署活动收集14万个签名,只有连署成功所需28.2万签名的一半。这个连署的截止日是8月29日。

而在随后4天,连署人数突见激增,到13日,连署人数达到18万。连署的推动方希望这个趋势持续下去,在余下的14天,以每天平均增加1万签名,他们就能成功跨过这个门槛,继续努力推动公投。

这个连署活动是征集公众对将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做为公投议题包括在年底进行的台湾县市选举的选票中。而台湾人为争取国际认同而努力之时,海峡对岸的北京政府一方面以军事演习威胁台湾,另一方面也在大力挤压台湾的国际空间,例如威胁外国航空公司和商业机构必须将台湾列在中国名下。

就在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联署征集签名期间,原定明年举行的首届东亚青年运动会的主办城市台中突然被取消主办权。来自中国的压力是台中丢掉主办权的原因。有的分析提到北京施压的原因或与台湾推动奥运会正名的努力有关。

但这次公投是民间发起的行动,并没有政府的影响。政府甚至并不赞成这样的行动,因为这样作有可能刺激中国当局,引发两岸争端。

但是,北京当局曾经多次对台湾发出威胁,结果却适得其反。中共认为以武力恐吓的办法会对台独势力和影响起到震慑作用。但这样的威胁往往会令台湾人反感,反而会用选票支持北京想要阻止的参选人。

中国施压导致台中丧失东亚青运会主办权,在台湾人看来就是一种典型的“霸凌”行为。这或许令更多人参与到东京奥运台湾正名的公投连署活动。

星期三近午夜时,台湾监察院监委张武修将一个有更新数字的连署广告贴在社交软件Line的一个新闻组群中。那是8月15日,广告上的数字很醒目,距离连署过关还差8万个签名,这比两天前的连署数字又增加了2万。至此,连署数字仍以平均每天1万的速度增长。

活动组织方也在加强宣传力度,由义工到街巷或捷运站外鼓励民众参加连署,支持他们的台湾奥运正名运动。

张武修并没有参与这个连署活动,但是他在监察院负责一个与此相关的调查。今年6月25日,监察院发布的消息称,历年台湾参加奥运代表团的名称有多种版本,除了中华台北外,还用过福尔摩沙和台湾等。监察院新闻稿称,代表团的名称更迭对国家声誉有重大影响,就此,监委张武修自请调查,了解是否影响选手士气和表现。

在那之前几天,张武修在监察院主办了“国际奥林匹克精神的坚持座谈会”,请来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领衔人纪政演讲,替公投争取连署。

张武修是医师出身,在被提名担任监察委员前,他曾驻日内瓦,任医届联盟秘书长;2002年,张武修出任卫生署首任驻欧洲卫生代表。这位在哈佛大学受过教育的卫生官员,20年间一直致力推动台湾加入国际卫生组织(WHO)。他在萨斯(SARS)危机期间,成功突破中国对台湾萨斯疫情的封锁,促成台湾参加在马来西亚举行的全球SARS大会,首次突破了联合国机制。他至今仍致力于推动台湾加入WHO。

张武修认为公投对社会,对政治是有益的,意即当行政部门和民众的意见,或者立法委员的意见不同的时候,可以通过公投方式做更新,而不必等没四年一次的大选,导致问题拖延。

谈及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他提到自己用谷歌搜索引擎所做的一个名称调查,结果是Taiwan(台湾)有6亿多项,Chinese Taipei (中华台北)5千多万,Republic of China (中华民国) 也只有Taiwan的7、8成。他认为外界最青睐的称谓是台湾。

他说:“那当然以后可能会改变。那如果这样的话,对台湾的branding,对我们这边做生意、教育、学生、成长,关乎公民社会的任何方面,目前最受欢迎的是台湾。如果是这样,这边的人出去打球、比赛,应该用他们最常用的名字。”




EB4CAE16-9019-42CF-861A-C39AA7E7122E_w1023_n_r0_s.jpg

台湾监察院监察委员陈武修认为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将是一个思考的过程。(陈武修提供)


公投也是一个敏感的词。对于台湾这样一个被誉为充满活力的民主社会,它应该是个理所当然的政治手段选项。但中国政府对台湾公投保持警觉,认为台湾的“独派”政治力量试图利用公投推动台湾走向独立。

今年2月28日,台湾两位前总统李登辉和陈水扁在台北举行记者会,呼吁在2019年4月举行公投,决定是否以台湾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纽约时报报道说,现年95岁的李登辉对台湾因为大陆的孤立而无法参与诸多国际组织这一现实表示了不满。时报援引台湾中央通讯社的报道说,李登辉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数百名支持者表示,公投是可以用来把自己建成“正常国家”的“最有力武器。”

这样的公投对北京而言是不可接受的,也将成为中国对台湾进行“武统”的借口。

张武修同意台湾更名是极为敏感的举动。但他认为以台湾名义参加奥运并非要改国名。

他说:“我觉得,如果要改台湾的这个国家的名称,那当然very, very sensitive(非常敏感)。如果从Republic of China (中华民国)改成别的名称当然是敏感的。但是,(这是)我们参加的选手的队伍名称(的)改变。”

张武修说,每当台湾的选手参加国际赛事获奖,总会出现应该称获奖者“台湾”选手还是“中华台北”选手的争论。对于台湾人而言,“中华台北”是一个奇怪的名称,因为台北只是一个城市,甚至不包括整个台湾。

推动东京奥运台湾正名活动的人士提及台湾不同时期参加奥运时,代表团曾用过多个名称,其中包括福尔摩沙、台湾和中华民国。正名活动的倡议人纪政表示,她当时出战奥运,就是以台湾队的名义参赛的。纪政认为在蒋中正时期都能以台湾名义参加奥运,如今的压制是没有道理的。

但有参与争论者也提及,当时在台湾的中华民国还没有退出联合国,因而在以什么名称参加奥运会还不是个争议话题。

在一些怀疑者看来,这样的正名活动是由独派推动的一个支持台独的“擦边球”动作。5月底,中国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在被问及已进入公投连署阶段的奥运正名活动时,称其是为岛内极端“台独分子”为一己之私,将损害“广大台湾同胞的利益。”该发言人声称,那样做最终只会自食恶果。

张武修说,这样的公投应当被视为一个thinking process(思考的过程),也是民意的体现。他说,这个过程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如果公投通过,政府就要回应。他说,那时政府就需要做好自己的功课了。

蔡英文政府面对海峡对岸越来越大的压力。她在2016年赢得选举,成为台湾总统后,因一直拒绝承认所谓“九二共识”而令北京当局不满,两岸关系继而冷淡。近来,中国通过军演以及挤压台湾国际空间的方式,加大对台湾施压。

除了今年4月和7月两次被着意渲染的军演,中国在外交上也频有压制动作。在蔡英文执政2年时间里,台湾丢失了4个邦交国。此外,中国还以自身庞大市场对外国公司施压,迫使它们放弃将台湾单列的任何做法,例如航空公司必须将台湾列在中国之下。

而一些看似微小的事件,在这样的背景下也会迅速发酵成为两岸的一个重要话题。近日的85度C事件,被许多中国民族主义网民视作是个胜利,但在外界看来,这是一个典型的网络“霸凌”行为,而台商的做法甚至映射出压力下的寒蝉效应。

虽然那是由民间的网络意见所导致,甚至没有官方参与,但这些网民“霸凌”背后有着强大的政治支持。

台湾的东京奥运正名行动是民间行为,但也会精油这样的过程,成为官方必须回应的议题。蔡英文因此也面临很大的来自岛内的政治压力,尤其是在临近年底的重要选举之时。

在台北人流熙攘的西门捷运站外,杨梓富每天都在这里,用扩音器吸引来往行人的注意力,让他们驻足,在东京奥运台湾正名的公投连署上签名。

他说,近来签名者人数增加了不少,每日有3百到1千多人在这个摊位签字。在此之前,平均每天签字者只有两三百人。

谈及签名者增加的原因,杨梓富说:“第一个(是)中共的打压东亚奥运的事情。第二个(是)这个民进党,执政党背弃台湾路线,让台湾人很气愤。”

杨梓富说,他曾参与太阳花学运,并是被起诉者之一。他说,台湾参加奥运的团队被称作“中华台北”是不和国际规范的。他对民进党在这个议题上未尽力感到不满,认为全面执政的民进党其实不用公投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他认为民进党背弃了台湾路线,所以台湾人民才要用公投把权力拿回来。

许多分析认为,这样的公投将会通过,而届时民进党政府如何应对,或许对其是个挑战。


责任编辑:CTC
相关链接: 中华新闻通讯社 星岛日报 文汇报 大公报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中华新闻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54268号-5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