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旅游:松阳自然人文景观采风行散记(图)下篇

来源:中华时报    作者:冯赣勇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02    

024蔡宅村宣传板(摄影:冯赣.jpg

蔡宅村宣传板(摄影:冯赣勇)

中华时报10月2日消息(记者冯赣勇)2018.09.29,记者浙江丽水采风行进入第三天,上午在记者一行下榻的松阳大东坝镇的蔡宅村,蔡建宏先生引领我们开始探寻松阳县古民居村落文化。记者真没想到,浙江行的两个晚上都是在这个小山村居住,居然没有发现这里保存着这么完好的古村落。

025村中甬道(摄影:冯赣勇).jpg

蔡宅村中甬道(摄影:冯赣勇)

    蔡总介绍说,我们浙江松阳,是华东地区传统村落数量最多、格局最完整、建筑形态最丰富的县域之一,被誉为“古典中国的县域标本”。这些阶梯式、平谷式、傍水式以及客家传统村落,完整地保存着“山水、田园、村落”的格局。

026村中景致(摄影:冯赣勇).jpg

村中景致(摄影:冯赣勇)

蔡宅村距离松阳县城30公里,由蔡宅、南山下、包处坑、三接桥、牛栏塆、横路下、状元头等自然村组成,为大东坝镇人口最多的一个村。因蔡姓人明代嘉靖年间自莆田迁徙而来,最早在此建村,故名蔡宅村。2016年列入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

027蔡宅村中老妈妈(摄影:冯.jpg

村中老妈妈(摄影:冯赣勇)

有客自闽来,蔡宅村是个有着300多年历史的客家古村落,这里的村民,祖上在明末清初从福建长汀举家迁到松阳。而更为可贵的是,这里的客家先人,不善崭露锋芒,几百年来一直平静地安养生息,饮着仓源之水,坐看着云卷云舒。

028村中溪水潺潺(摄影:冯赣.jpg

村中溪水潺潺(摄影:冯赣勇)

记者一行徜徉在蔡宅村,只见小桥流水人家,整个蔡宅村沿着石仓溪分列两岸,村庄由村头至村尾沿着溪边由一条卵石村道贯穿,道路路中心及路两边为大块蛮石,百余年下来表面已经极为光亮。为方便两岸交通,从村头至村尾,从农家到道路,不知铺设了多少桥,这些桥,大多为条石铺成。

029老宅与新屋(摄影:冯赣勇.jpg

老宅与新屋(摄影:冯赣勇)

蔡宅村后有采石场,满足了村民建造大宅及铺设路桥之需,村中还有多处廊桥,廊桥上有长椅,曾经是村民聚居聊天之所。村中的“三接桥”在清末由蔡宅十四世孙蔡有献及蔡有贤兄弟共同出资建造。

030古村老宅(摄影:冯赣勇).jpg

古村老宅(摄影:冯赣勇)

村庄两岸古树参差,更有不少桃梨植在桥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种营造与许多古诗的意境很相近。如乡村的安谧与闲适,便在这悠长的巷弄里扩散开去。如今的蔡宅村在村中已经新添了很多现代元素,楼房、公共厕所、停车场及水泥道路,这些现代元素,少有鲜明的识别系统,蔡宅人顽固地将香火堂、社庙、廊桥、古宅、古亭、古道、古树这些传统元素保存着,这些多少带有客家遗传密码是蔡宅人不敢轻易抹去的。

031老屋门首(摄影:冯赣勇).jpg

老屋门首(摄影:冯赣勇)

记者看着蔡宅村古村落那粗犷的黄泥墙,那细腻的粉墙黛瓦建筑,那黑漆漆的蛮石古寨,那幽雅别致的吊脚楼,无不吸引着向往宁静的都市人目光。据说,在这里的客家人,至今还保留着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传统—冬节办庙会打清醮放水灯。活动每五年举办一次,活动的时间选择在冬至前后的吉日,整个活动要持续两天两夜。一千只水灯代表着客家人千千万万个心愿,也就是保平安的心愿。

032老屋院内(摄影:冯赣勇).jpg

老屋院内(摄影:冯赣勇)

翻开蔡宅村蔡、李、曹、叶四大姓氏的族谱,密码在字里行间缓缓扩散。原来,明朝万历年间,蔡氏始祖宗六公就始迁至蔡宅,随后,李氏祖秉龙、曹姓曹品丞以及叶姓相继迁来。这些先人们带来了客家祖传技艺--木雕、锯板、打石等绝活。

033老屋木雕2(摄影:冯赣勇).jpg

老屋木雕(摄影:冯赣勇)

“风雨无虞、饮食有资”的蔡宅村,给予了村民丰厚的物资条件。然而,传统的家族壁垒,使得四大家族各自的文化遗存,也仅在各个自然村中繁衍。蔡宅村就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采茶灯、花鼓灯、狮子灯、龙灯、水灯等多种文化活动形态并存的局面。特别是每年正月的灯会,将村民的精神紧紧地维系在一起。各种彩灯走进家家户户,从这家舞到那家,又从这个自然村舞到那个自然村,一直舞到正月十五才散。

034灵感堂(摄影:冯赣勇).jpg

灵感堂(摄影:冯赣勇)

记者一行在蔡宅村观赏的首座老宅是灵感堂。这是一座用于村民祭祀的所在,全木质的屋舍结构里面雕梁画栋,木质的柱子上裸露着斑驳的漆皮,看上去就凸显出了岁月时代的沧桑。

035堂内一角(摄影:冯赣勇).jpg

堂内一角(摄影:冯赣勇)

    蔡宅人祭神,这座灵感堂建造在村中石仓溪上,一半在左岸,一半在溪上,堂内供奉着观音、韦陀、土地公土地婆、五谷神、财神,客家人更重视祭祖,清雍正年间,蔡氏族人就在离村20多里的牛角圩村一处叫“梦山头”的地方买下300余亩的山地,作为族人的墓地,并有专人守护。

036白粉墙老屋(摄影:冯赣勇.jpg

白粉墙老屋(摄影:冯赣勇)

    第二个参观的是村中当年最为豪华的老宅。客家典型建筑就是“白粉墙”,蔡宅村中最豪华的宅子一共有两处,宅子内外刷有石灰,因此被村民称之为“白粉墙”,上首的为上白粉墙,下首的为下白粉墙。房主蔡天惠为石仓蔡氏第十世,其“人皆以大节克端,好行义举称之。”

037蔡宅古村落一角(摄影:冯.jpg

蔡宅古村落一角(摄影:冯赣勇)

清乾隆年间,蔡天惠劝捐五十石稻米以备荒年,县令江思睿赠的“见善则迁”匾额至今悬在中堂上。建筑第一进以泥墙作为隔断,石制大门,第二进以木板隔断,以前中门关闭,只有身份高贵客人登门时才会打开,身份一般的访客就从边门通过,第三进也为泥墙隔断,门额阴刻“福星照临”。三个天井皆为石板铺砌,建筑内雕刻华丽。

038百年老樟树(摄影:冯赣勇.jpg

百年老樟树(摄影:冯赣勇)

从村内出来到了村口,溪水潺潺处有一颗百年老樟树分外抢眼,虽然树上挂着130年树龄的牌子,但陪同我们参观的村民却并不认可上面的记载,他们纷纷表示此树起码应该在数百年之上……言语中流露着他们对蔡宅村的一片挚爱之情。时光在流转,岁月剥离了历史的印迹。松阳古村的魅力,不仅在于云雾缭绕、古树红墙的美景,更是松阳人对于文化习俗的传承和对古建的保护,古村也因此历久弥新。

039六村宣传板(摄影:冯赣勇.jpg

六村宣传板(摄影:冯赣勇)

结束了蔡宅村的采风,记者一行驱车来到附近,同隶属丽水市松阳县大东坝镇管辖的六村,这里也是浙江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石仓的核心部分,以独具特色的清代古民居建筑享誉海内外。得知我们的到来,大东坝镇杨文斌镇长特意赶来,并且由一位漂亮的小姑娘,大学毕业到此工作的年轻干部张晶晶担任讲解员。

040六村村口(摄影:冯赣勇).jpg

六村村口(摄影:冯赣勇)

在杨镇长和张晶晶的引领下,记者一行走进六村后先进入一座大礼堂。这座大礼堂还兼顾着展览馆功能。在礼堂的墙壁上是一系列展现六村历史,不同时代的图片。一幅幅江南客乡水墨石仓的宣传展板组成的成就廊,形象地反映了六村的发展成果。

041六村大礼堂(摄影:冯赣勇.jpg

六村大礼堂(摄影:冯赣勇)

谈起六村的历史,张晶晶介绍道: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福建汀州府上杭县通贤阙氏十四世祖阙盛宗携其子其兴、日春、其春远迁而来,经过辛苦耕作,积蓄日渐丰盈,后经营铁的生意而至家财万贯,家族便在石仓源先后建造了27幢华宅,其中有7幢坐落在六村。

042俯瞰六村古村落(摄影:冯.jpg

俯瞰六村古村落(摄影:冯赣勇)

六村沿汶水线览石仓源,整个地形仿佛银河系中的北斗星。六村位于中部,距松阳县城25公里,曾与七村合称茶排,因该处山源盛产油茶,油茶树排列成行而名。大东坝六村古建筑以装饰艺术最具特色。外内门楼、影壁、庭院、屋脊、天井地面、柱础、梁枋、牛腿、雀替、格扇、神龛均有精美装饰。

043旅游导示牌(摄影:冯赣勇.jpg

旅游导示牌(摄影:冯赣勇)

装饰的种类有木雕、砖雕、石雕、彩绘、墨书墨画、卵石拼花等。木雕艺术最为精华,雕刻工艺有圆雕、浮雕、镂雕、平面阴线刻、剔底凸起等。装饰题材丰富多彩,人物神像、传说故事、运动瑞兽、花鸟虫草、琴棋书画、古树名木、亭台楼阁皆入画卷。

044六村景致(摄影:冯赣勇).jpg

六村景致(摄影:冯赣勇)

记者一行在六村先后参观了这里的两座特色建筑余庆堂与善继堂,两座建筑集中体现了六村的古建筑文化的传统特色。六村古村落的建筑特色为:内外门楼的门楣都题额,厅堂内悬挂题匾、髹漆抱柱楹联,如“含经味道”、“勤俭可风”、“克振家声”、“盛时俊彦”等。

045阚氏家风馆(摄影:冯赣勇.jpg

阙氏家风馆(摄影:冯赣勇)

这些老宅房舍呈现给人们的是有建筑必有书画,有书画必有吉祥寓意,是一部人们修身立世的教科书。进入一座古民居就像进入一座艺术殿堂,使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2000年这批古民居被列为浙江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

046凭窗望六村(摄影:冯赣勇.jpg

凭窗望六村(摄影:冯赣勇)

记者一行来到余庆堂,只见建于乾隆4年的“余庆堂”,坐西朝东,面积3303.5平方米,通面阔74米,进深40米,共分三进七开间,各进均为中轴线对称布局,气势恢宏,共18个天井,552根立柱,大小房间129间,屋后山脉(又称龙脉)为下山虎形图,内大门朝向为谷堆山形图,外大门朝向为观音梳头,寓日后子孙生龙活虎,吃用无愁,仁慈和善。

047善继堂院内2(摄影:冯赣.jpg

善继堂院内(摄影:冯赣勇)

建于道光年间的“善继堂”,大院格局方正,四壁墙脚一色条石砌成,两边各有厢房3间,为九间六客轩,仅天井和走廊即可置36张八仙桌宴请宾客。内外大门,一个朝元宝山,一个朝笔架山,象征大门一开,元宝就来,文人就出。

048六村村内街巷(摄影:冯赣.jpg

六村村内街巷(摄影:冯赣勇)

下堂天井为鹅卵石“福”,左右为“寿”和“喜”,象征福禄寿喜;上堂天井为铜钱形,意为踩了铜钱就能荣华富贵;大门外有照壁抵挡门前溪水,意使财源、风水不致外流。由此可见,这些古民居不仅规模宏大,而且揉合了闽越两地不同的建筑风格和民俗风情,别具特色。它们在选址和营建过程中都是按堪舆学说规划的,达到村落建筑与自然相融合的环境效果,体现了天人合一的设计理念。

049六村民宿(摄影:冯赣勇).jpg

六村民宿(摄影:冯赣勇)

在松阳大东坝六村古村落参观时,给记者最深印象的有两处,一个是民宿;另一个就是村里的契约博物馆。单从外面看民宿的门脸,斑驳的黄土墙壁中间是一个貌不惊人的破旧红门,然而当人们走进去时却是现代化装饰风格的别有洞天。中式与日式的装饰,卫生间也极为豪华……一问一晚要7百多元。

050六村民宿内一角(摄影:冯.jpg

六村民宿内一角(摄影:冯赣勇)

而六村的契约博物馆却突出地展现了客家人的契约精神。在记者看来,有道是:做人做事儿要“义”字当先!不能只讲“利”,不讲“义”!而契约就是对此的最好保障与诠释。六村不仅古村落富有特色,更为可贵的就是村内的这座契约博物馆。

050契约博物馆(摄影:冯赣勇.jpg

契约博物馆(摄影:冯赣勇)

张晶晶介绍说,客家契约不仅呈现百年乡土生活,展示了石仓阙氏从福建迁徙、买田置地、淘沙炼铁、开枝散叶、历史兴衰的整个社会经济形态,也体现了传统乡村是由一个个充满法则的村庄组成的具有高度商业精神的契约社会。

051博物馆展品(摄影:冯赣勇.jpg

博物馆展品(摄影:冯赣勇)

契约精神是中国传统社会的基石,而传说中的石仓名称起源,也是源自人与神灵之间的契约精神。契约博物馆是外来者和村民交汇共享场所,除了对外展示功能,也是村里的公共文化活动和村民休闲场所。

052六村留影(摄影:张晶晶).jpg

六村留影(摄影张晶晶)

整个用石头构建的契约博物馆的建筑造型可谓巧夺天工,其主体建筑充分利用了村内的地理结构特点,通过贯穿场地的一条水渠的引导联系村庄,馆内采光依靠天井式的自然光线,馆内主要展示嘉庆、道光、光绪、民国多个时期的阙姓族谱、古契约、古代帐本、分家书等。

053六村老宅(摄影:冯赣勇).jpg

六村老宅(摄影:冯赣勇)

杨文斌镇长对记者说,我们的这座博物馆的服务配套设施,利用闲置民居资产将这些功能分散开,将博物馆的功能延伸进村庄,更有效的提供文化旅游服务功能,带动村庄的发展。近年来我们充分利用本地的资源优势,贯彻发展全域旅游的理念,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054松阳老城标志牌(摄影:冯.jpg

松阳老城标志牌(摄影:冯赣勇)

记者一行在松阳县的最后一站是寻访松阳县城内至今保存完好的明清一条街。当天结束了六村的参观即驱车来到这里。翁樟明与叶伟兰两位同志也再次来到明清古街,既陪同我们参观,同时也担当着解说员的角色。

056老城民宿庭院(摄影:冯赣.jpg

老城民宿庭院(摄影:冯赣勇)

有着“千年古县田园松阳”之美誉的松阳县是浙江省级历史文化名城,其中北直街、南直街、横街等明清历史街区整体格局保护完好。走进松阳县城明清古街,只见街道两旁的铁匠铺、金银铺、炭烛铺、锡箔铺、裁缝铺、草药店、修篾店、剃头店、钉秤店,小茶棺,刻字店等仍在营业。

057老城街巷(摄影:冯赣勇).jpg

老城街巷(摄影:冯赣勇)

明清一条街,虽是窄了些,不能走汽车,只能人行,倒也安静了许多。繁华不喧嚣,宁静不冷清,一派江南古镇风貌,古朴典雅。特别是山中杂记馆、松阳非遗馆、松阳老字号百仙面馆很值得游客参观及品尝。

058老城店铺幌子(摄影:冯赣.jpg

老街店铺幌子(摄影:冯赣勇)

    记者曾经在一个介绍松阳的文章中看到对古街有着极为生动的描绘。文章绘声绘色地将松阳明清街进行了表述:老街俗称南直街,位于小城的南门。如果用一种颜色来形容它,有别于新城的橙黄欧意,它是灰色的。青色的砖,灰色的瓦,老旧的窗花,被几代人把摸过的深棕色木门,在晨里,闪着年轮的光。

059老街博物馆内一角(摄影:.jpg

老街博物馆内一角(摄影:冯赣勇)

    小城有着1800年的历史和文化背景,老街的留存是一个索引,它的平和古韵,不是豪华铺就的马头墙,它的烟火气息,不是商贾林立的见缝插针,它的沉静固我,一如仓央嘉措的诗句:“你来,或者不来,我就在这里,寂静欢喜。”

061老邮电局旧址(摄影:冯赣.jpg

老邮电局旧址(摄影:冯赣勇)

穿着蓝色布卦衫的奶奶从门里探出头来,看一眼尚无人行走的街道,梳子紧致的服帖着头皮,对着红色的镜子一丝不苟的将银丝扎起。二楼的木窗被推开,媳妇抖起一片红绿的锦被,就着日光,招摇的挂在栏杆上。对门的阿公提溜着竹篾的篮子,里头放着装豆腐脑的碗与几块零钱,后面跟着一个睡眼惺忪,尤自擦着眼睛的孩童。

062老城印记宣传画(摄影:冯.jpg

老城印记宣传画(摄影:冯赣勇)

当清晨的阳光照进灰暗的门扉,白发苍苍的老妪,已和往常一样掀开盖在窗下杂货摊上的蓝印花布,穿针引线。钮扣不甚新颖别致,棉线也没有那么鲜亮光泽,只是依旧取下挂在墙上的鸡毛禅子,拂去上面的灰尘,再拿出新的扇面做年轻时的女红,偶尔抬手拿起针线,兹划一下头发,偶尔看一眼街巷深处,犹似在思忆逝去的岁月。

063叶法善雕像(摄影:冯赣勇.jpg

叶法善雕像(摄影:冯赣勇)

    在松阳明清古街上,编蔑篮的、扎花圈的、老式剃头店、麦秆扇编织、钉秤工艺,人像绘画、草药铺、打铁店……相继开始一天的营生。照顾这里生意的大都是一些老主顾,他们在边谈边笑中就达成了默契。每天打开店门似乎已成了多年的习惯,日复一日重复着怀旧。

064宁静的街巷(摄影:冯赣勇.jpg

宁静的老街街巷(摄影:冯赣勇)

    黄昏余晖渐盛。劳累一天的汉子,独坐门前,摆好小桌,自斟一杯,伴着夕阳,慢慢缀饮。酒足饭饱之后,约上老友,门前石桌前杀上几盘,真真是“晚酒一两杯,夜棋三数局”,边上几位爱说书的老人,畅谈三国故事,博古论今。

060老城铁匠铺(摄影:冯赣勇.jpg

老街铁匠铺(摄影:冯赣勇)

松阳古街小巷幽深,每一条巷,都有它的终点,独径悠长,在通往松阴溪时,戛然而止。面江、望山、凭栏,那应是老街的尾声。好美的抒情,好美的意境,就将其作为此次记者浙江丽水松阳采风行散记的结尾吧。再见浙江松阳!有机会记者还会再来!


责任编辑:米娅
相关链接: 中华新闻通讯社 星岛日报 文汇报 大公报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中华新闻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