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若骅露被抨无耻无知无能无赖

来源:中华时报    作者:中时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28    

capture_142.png

香港资深大律师郑若骅资料图片

被批评政治凌驾司法而放生全国人大副主席梁振英的香港律政司郑若骅,在失踪了整整两个星期后,终于在26日露面解答,为何梁振英收取澳洲UGL公司5000万元且又未作出适当申报,但律政司却有违一贯做法没有征询独立法律意见而轻言放过梁一马。她的理由是:“律政司内部做了决定,除非涉及律政司同事,这样才会外判(寻求独立意见)”,形容以往有些个案的做法各有原因,“对或错我不评论”,又指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不能回应具体细节。

郑若骅这番解说登时引起法律界和非政府派系传媒哗然,指出律政司内部忽然改了一贯做法,重新演绎相关准则,如此重大决定却从未征询外界意见说了就算,犹如踢足球对方明明入球但己方却临时搬走龙门,把司法视同儿戏,可说是越描越黑。香港大律师工会前会长、公民党主席梁家杰更形容郑若骅是“四无”司长,指她无耻无知无能无赖。

郑若骅在这个月12日匆匆抛下一页纸声明,公布不就UGL案检控梁振英后,一直未有交代,之后又突然宣布放假两星期,在此期间甚至连特首林郑月娥也认为郑若骅可就此事公开解说。

原定休假至27日复工的郑若骅26日早上突然透过新闻处通知传媒,会在机场会见记者。有备而来的郑甫见记者即发表申明,今次未有寻求独立法律意见是因为案件不涉及律政司人员,“律政司内部做决定,除非涉及律政司同事,这样才会外判”,形容以往有些个案的做法各有原因,“对与错我不评论”,又指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不能回应具体细节。

对于公众质疑律政司公布不检控决定的理据不足,郑称对律政司相关声明没有补充,反斥外界要求律政司公开解说是将法律问题政治化。对于律政司不就住宅僭建向她提检控,郑若骅称不知情,早授权刑事检控专员处理。律政司一连作出上述两个重要决定,碰巧郑在这个时候突然放假,她辩称假期一早预定,并非“避风头”。

梁家杰则撰文指出,郑忽然宣布“除非案件涉及律政司的同事,我们才会外判。”这是有关律政司刑事检控政策的一项极重大破例决定,影响深远,根本不可能在全无先兆和彻底讨论前,由郑若骅一个人宣布。文章指出,法治其中一个核心原则是正义不仅要伸张,还须彰显于人前。梁振英涉案时是行政长官,今天位居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国家领导人级别,不寻求独立法律意见就决定不起诉,实在难以平息公众对于“放生梁振英”的怀疑。梁说,经此一役,郑若骅对“四无司长”这称号当之无愧。她为自圆其说,违背上述重要原则是“无耻”;涉律政司内人员案件才外判,是对过往外判的大案显得“无知”;没有跟随一贯检控程序是“无能”;以如此轻率的说法回应香港人疑虑是“无赖”。

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批评郑若骅回应令人失望,指过往律政司处理多宗涉及高官的案件,包括前财政司长梁锦松涉偷步买车案(梁事后请辞)、前行会成员林奋强涉偷步卖楼案(林事后请辞)等均有征询独立意见,直斥郑重新演绎相关准则,破坏一贯做法,“她似乎正在制定自己一套做法,不需要公开,我有担当就自己处理,这个问题很大,好像真的走进人治社会”。

现任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对郑说法感惊讶,指做法与其认知的律政司政策有别。戴启思指根据律政司去年12月提交立会财委会的文件,提到外判法律意见6个情况,其中最重要是“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观感或出现利益冲突的问题”,而律政司以往确曾就涉及前高官的案件征询独立法律意见,批评郑说法与文件注明不同,又指若政策有变应向立会及向外公布。


责任编辑:CTC
相关链接: 中华新闻通讯社 星岛日报 文汇报 大公报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中华新闻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54268号-5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